当前位置:

社会救助法不能画饼充饥

近期以来,中国部分地区的物价上涨,影响一些低收入家庭,为此有关人士呼吁,应尽快出台社会救助法。据知情人士透露,经过讨论,官员认为社会救助法草案并不成熟,被否决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这部法律牵扯问题比较大,要考虑国家财力是否能承受。(11月25日《山东商报》)

若不是暴力拆迁、自焚和上访事件屡屡成为新闻,恐怕也没有多少人去追问新拆迁条例发展到哪一步了;若不是国企高管屡屡曝出几百上千万的年薪严重刺激到了公众的神经,相信《工资条例》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粉丝儿;同样道理,若不是CPI指数连连突破警戒线,我们也不至于想起这个曾经被提案无数次的《社会救助法》。

困难当然是有的。但某些所谓的困难,不过是人为定义的虚假障碍而已。拿“国家财力”这个理由来说,就是一个实在不好意思反驳的借口。别的不说,只说两个公众都能说得上口的两大数据:国内生产总值和政府财政收入。国内生产总值也就是GDP,据美日经济学家预料,2010年我国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这意味着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了;再说政府财政收入,有学者估算,2009年我国政府收入总额已经超过10万亿,对于2010年,也有学者做出了至少8万亿的估算,而无论哪一个数值,这都意味着我国政府是世界上除美国之外的第二大财政收入实体。

GDP超日本,证明我国社会不差钱;财政收入超日本,证明政府体制不差钱。问题就来了,两个“不差钱”,怎么到了社会救助上就成了小品续集“就差钱”了?答案也许有很多,比如国企老总一个月内到洗浴中心消费9000多元,比如无法透明公开的“三公”花费……

有了需求,就要满足供给;有了渴望,就要满足诉求。政府的责任、公民的权利,其中最重要的还得看“诚意”二字。如有诚意,差不差钱、财政赤字与否都不会成为借口;如果有诚意,攒节公帑,消除三公,减少行政成本,则势在必行。如其不然,死于“5年立法计划”的绝非只有《社会救助法》。那些所有承载公共利益与公众期盼的法律,是否也会在这样那样的借口之中离公众渐行渐远?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