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孔明学院”修炼不出当代诸葛

中国首个“孔明学院”日前在襄阳学院正式成立,学生遴选步骤为个人申请、二级学院审核和学院考核三部分,目前已有500多学生报考了该学院,录取比例为1∶5。其学习方式以自主式学习、研究性学习和学科综合式学习为主,旨在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思维能力和创新能力。(4月7日《武汉晚报》)

二级学院以古人冠名,孔明泉下有知,也会讶于自己身后的遭遇——自己只是躬耕南阳,一身本事纯属自学成才,神机妙算也是以大量实战为依托,并不是纸上谈兵可以学到的。虚之又虚的“学习能力、思维能力、创新能力”究竟如何获得,襄阳学院并未公布课程计划,所以,“孔明学院”只是一种虚妄的名号,还是新的教育模式,公众无从得知。

量化的技能,可以通过训练习得,但虚化的能力,更多依靠环境的熏陶,还有赖制度催生。所谓的“孔明学院”,只是对学生重新“排列组合”,背后的学习环境没有改变,教育依旧被行政主导。而且,学院名称如此生搬硬套,抢占首个“孔明”字头的学院,本身就有政绩的魅影,教授、学生主导不了,何来自主式学习?

纵观各高校,二级学院冠名,或者源于知名校友,例如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或者来自主要资助方,例如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不消说,冠名至少得有业界渊源或者权属关系,并且以实质性的专业为依托。诸葛亮既非毕业于襄阳学院,也未资助该院成立,仅仅因为N久以前在襄阳工作和生活过,他哪里了承受得起这种殊荣。可以说,虚妄的冠名,表面上看起来是谄媚古人,其实冒用古人名声,为政绩贴金。

有着浓重虚名的“孔明学院”,成立得如此大张旗鼓,背后吸取了大量的人、财、物和教学资源——有相对优秀的学生,有相对富集的教学资源,所以,未达教学目标意味着失败。而且,资源向某一学院集中,对其他学院造成生源与教学资源上的相对剥夺,其他学院的优势在沉默中流失,这种危害容易被遮蔽,成为一些教育改革的“内伤”。

二级学院刮起“冠名风”,其实只是“要面子,不要里子”,拿古人做文章,为的只是某些现世人的利益,这与“争夺古人故里”的现象,骨子里的思维模式是一脉相承的。说要“改革教育模式,拔尖创新人才”,仅仅冠个虚妄的名号,对学生重新“排列组合”,远远不够。真正需要努力的地方,是教学环境,是教育体制。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3_1424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