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为何特朗普初次用兵就拿中东“祭刀”?

纪明葵 国防大学教授、少将

1月29,美军获特朗普总统批准在也门采取军事行动,突击“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美军在执行任务时遭遇反击,一死四伤,一架“鱼鹰”旋翼飞机被击落,为避免被基地组织缴获将其“就地摧毁”。特朗普发表声明表示对牺牲的士兵哀悼,宣传称大获全胜。

中东仍是美军突破口

美军这次行动是在也门贝达省亚克拉地区一座村镇,打击目标是“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高级头目,最终阿卜杜勒拉乌夫·宰海卜被击毙。美军在离开时遭遇武装分子“救兵”突袭,造成人员损失,包括武装分子在内,共有大约30人毙命,其中有10名妇女和儿童。

特朗普1月27日签署的总统行政令在90天内暂停了包括伊朗在内的西亚北非7国普通公民入境,伊朗认为该禁令是对其羞辱。29日,试射了一枚中程弹道导弹,导弹在飞行约1000公里后爆炸。美伊随即展开外交战。应美国申请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称伊朗试射导弹不可接受,要求安理会采取措施。并称美国正在调查伊朗试射弹道导弹是否违反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威胁要取消奥巴马政府与伊朗达成的伊核协议,称这是一项最糟糕的协议。

伊朗外交部长1月31日警告美国不要故意制造紧张。作为对特朗普禁令的报复措施,伊朗将在今年3月21日新财政年度开始时,使用欧元或其他外国货币来取代美元在经济活动中的地位。

1月31日,一艘沙特海军军舰在也门海岸遭到袭击,至少两名船员死亡,也门胡塞武装表示,胡塞武装发射了反舰导弹将这艘军舰击毁。

特朗普初次用兵就拿中东祭刀,显然与他在竞选中强调要放弃叙利亚与俄罗斯妥协有关。石油对抑制中国与欧洲都是重要武器,石油美元是美元控制世界金融的基础。要落实“美国第一”的承诺,控制中东石油是关键。控制石油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什叶派与逊尼派矛盾加深,让两派对立又都唯美国马首是瞻。特朗普在中东的战略重点直接指向不听话的伊朗,破坏伊朗正在构建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什叶派之弧,打掉伊朗就等于打垮了中国与俄罗斯在中东建立的石油美元防线。

所以,寻找伊朗不履行伊核协议的突破口,然后撕毁伊核协议,恢复对伊朗经济制裁,迫使伊朗在核能开发上让步;逼伊朗和沙特争夺的也门是导火索,引发伊沙两国开战,既可以消耗中东地区两个大国国力,又可以让中俄不好受。

以色列仍是美国在中东的撒手剑,虽然奥巴马在以色列建立定居点问题投了弃权票,让以色列暂时中断了与安理会十二国的外交关系。但特朗普迅速修复了与以色列的关系,任命亲以色列的戴维·弗里德曼出任美国驻以大使,并有意在就职当天即宣布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遭到法国外长艾罗警告,“这一计划是一次‘后果严重’的挑衅”,美国才被迫放弃了这一意向。美国不承认巴勒斯坦的主权国家地位,也不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只主张巴以问题应通过“两国方案”来解决。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位于特拉维夫已超过68年,总领管在耶路撒冷。特朗普拟将大使馆搬迁,直接破坏了联合国安理会1980年8月20日通过的478号决议,等于支持以色列吞并东耶路撒冷。特朗普的直接意图明显,就是要继续发挥以色列在中东地区替美国当清道夫的作用,维护美国在中东区对石油的控制。

美可能对伊核直接打击

特朗普始终批评奥巴马的伊核政策,在分化中东无果的情况下,为遏制中俄战略协作,可能采取直接打击伊朗核设施或摧毁伊朗抵抗力量等冒险行动。因为,打击伊朗不必与中俄发生直接军事对抗,又可能达到牵制中俄的作用。伊朗是中国向西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关键节点,也是中国、俄罗斯、伊朗经济带以及三国政治伙伴关系的最重要支点,打击伊朗就是打击中俄。

伊朗在中东目前是最稳定和最强大的国家,中伊在政治、经济、能源、军事上有广泛合作,伊朗是抑制中东地区石油价格的重要砝码,只有打垮伊朗才能让中东继续乱下去,才能让全球石油价格大幅上涨,提高中国制造业的成本。

伊朗是重构“什叶派之弧”国家中是最强的国家,打击伊朗必然要牵制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力量投入,让俄罗斯在叙利亚、乌克兰、伊朗多个方向分散力量。日本正在给美国送大礼,以求日本在“日美安全条约”保护下,在钓鱼岛和南千岛群岛获得利益,搅乱中东可经牵制俄罗斯力量,减缓俄在南千岛群岛和日本海周围给日本带来的压力。

美国派地面部队进入也门,是特朗普总统未来中东政策的一个预演;是为加大对伊朗的制裁和打击提供借口;是继续利用以色列充当美国在中东的马前卒作用;核心是让小鬼打仗美国从中余利,既不用与中俄直接发生军事对抗,又能瓦解中俄伊经济带建设;制造中东地区穆斯林两大教派之间的矛盾,保住石油美元的地位。

北约仍是美国的抓手

特朗普在竞选中多次强调要退出北约,认为北约二战后的产物,现在已经失去了存在价值,美国在北约承担了大量的军费,保护的是欧洲,欧洲又不愿提供更多的军费。甚至提出支持英国脱欧,对北约东扩也保留看法。

特朗普就任后第一个接见的就是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甚至放了日本安倍首相的鸽子。特朗普会晤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强调要重塑美英特殊关系,梅首相则明确表示,英国将维持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让人震惊的是特朗普在北约问题上的立场变化,他前不久才说过“北约已经过时”,与梅首相会见后特朗普承诺百分之百地支持北约。

乌克兰危机后,东欧国家一直要求北约加强东欧兵力部署,1月初,美国87辆M1主战坦克,144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和3500名士兵抵达欧洲;英国军队被派往爱沙尼亚;加拿大军队被派往拉脱维亚,德国也开始向立陶宛部署坦克,这是冷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对抗部署,极大的增加了对俄罗斯西部战略空间的压力。

1月31日,德国向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部署了四个营、200辆军用车辆、30辆“豹2”坦克。德国部署在立陶宛的部队将很快和比利时、荷兰、挪威部队会合。

北约再次成为美国对抗俄罗斯的前沿部署,这使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再次成为主要矛盾,特朗普与普京间改善关系共同对付中国的企图成为泡影。美国不能丢弃原来的战略同盟脱离北约单打独斗,离开了北约美国就失去了控制世界的工具,这个盟主的地位不能丢。而欧洲各国依然希望北约的重点是对付俄罗斯,无论是老欧洲,还新成员都对俄罗斯的军力心有余悸,欧盟新成员都是从俄罗斯分离出来的加盟共和国,对老主子的忌惮忧心忡忡,波兰就对美军的重新部署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值得注意的是英国在脱欧后依然想通过北约控制欧洲大陆,这必然引起法国和德国等欧洲大陆国家的不满,德法必然联合起来在北约之外建设自己的安全体系。冷战结束后欧洲就谋求欧洲人自己管理欧洲,摆脱美国的强力控制,要成立自己的欧洲军团、欧洲司令部,由于英国在欧盟替美国主导的北约说话,提出这样与北约组织重叠,德法始终不能如愿。现在英国已经脱欧,欧盟内部声音趋向一致,欧盟可能利用北约部署的过程,扩大欧盟军团的地位作用。在欧洲可能形成俄罗斯、德国、英国三大军事势力并存的格局。特朗普会加大对北约的控制。这样欧美之间、欧俄之间可能产生新的矛盾,使世界格局发生新的变数。

特朗普首次用兵中东、在中东欧部署重兵,初露其军事战略端倪,利用以色列搅乱中东穆斯林逊尼和什叶两派,维护石油美元地位;利用北约牵制俄罗斯西进迫其两面作战;针对伊朗破坏中国、俄罗斯、伊朗经济带和我国的“一带一路”建设;在东海、台海、南海无果的情况下借助中东、中东欧地区矛盾遏制我国,达到不战而获。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3_15714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