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蒂勒森东亚行的复杂使命

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对亚洲的首次访问(日本、韩国和中国)正值韩国政坛动荡、朝鲜据称计划搞新一轮核试验以及中韩就部署“萨德”问题发生争执之际。

紧随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对亚洲进行访问之后,蒂勒森的首次东亚之旅似乎彰显了特朗普给予该地区的优先考虑。它还反映出了对于朝鲜未来行动担忧的急迫性,这也是他此访的中心议题。

朝鲜的导弹最近落在了日本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而朝鲜核问题也将成为蒂勒森在东京商讨的主要话题。特朗普最近与安倍晋三的会晤有助于美国向日本提供安全保证。但如同美国其他亚洲盟友一样,日本关心的是特朗普的“美国第一”、退出TPP并转向保护主义,对于美国在该地区的长期角色意味着什么。

蒂勒森对韩国的访问时机颇为尴尬。韩国总统朴槿惠刚刚遭到弹劾,制造了一个在5月中旬大选之前都难以填补的政治真空。此外,左派反对党候选人文在寅在总统选举民调中领先。文在寅支持与朝鲜对话,并反对部署“萨德”导弹防御体系。他的当选可能会给美韩关系带来些许紧张,尤其是在如何应对平壤的问题上。

但到目前为止,蒂勒森之旅的最重要挑战将是在北京的会晤。蒂勒森将会为今年4月份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的峰会做准备,向中方介绍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许多人都认为,中美关系将会重启。

蒂勒森最紧急的事项将是在如何应对朝鲜的问题上与北京寻找到共同立场。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美国向中国施压,要求后者利用其对平壤的影响力解决核问题;而北京则向美国施压,要求后者停止威胁朝鲜并参与对话。危险在于,朝鲜可能会成为中美对抗而非合作的一个问题。

然而,美国与中国也存在重要的利益交叉领域(一个无核化的、稳定的朝鲜半岛),步调一致且与东北亚其他国家一同合作,才是达成积极成果的最佳机会。

特朗普政府继承了一个陷入麻烦之中的美中关系,美国的共识已经被搅乱。作为中美关系重要支柱的美国企业界发出了担忧声音。蒂勒森可能会强调“基于互惠原则构建全新经济关系”的必要性。通过谈判达成强有力的双边投资协定,将有助于形成更加互惠的良好运行机制。

在出席提名确认听证会时,蒂勒森说出了一些具有挑衅性的话语。之后,他从这些言语后撤,毫无疑问,他的观点将在北京受到质疑。尽管中国的海上行动成为了美国国内辩论的一个主要议题,但近来南海相对平静。北京已经近乎停止其在南海岛礁的建设,并增强了与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南海主权声索国的关系,还有望同东盟达成新的行动准则。美国一直在推动达成类似的协议,这可能会出现在蒂勒森的日程上。

更宏观地看,蒂勒森可能会探寻中美对话的新框架,以取代战略与经济对话。一项聚焦于优先经济和战略事务的交易有可能会成为中心。(作者是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国际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

相关事件

  • 蒂勒森东亚三国行
  • 蒂勒森东亚三国行
  • 美国国务院宣布,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于3月15日至19日访问日本、韩国和中国。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