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棱镜门”拷问安全和隐私边界

日前,美国情报部门监视网民数据和电话项目被曝光,而且,硅谷互联网巨头和智能手机服务商为其情报监控、搜集提供了方便。这一计划代号“棱镜”,主要使命是大范围收集并监控网络和电话用户信息。近日,29岁的美国前情报机构技术人员爱德华·斯诺登浮出水面,他就是掌握并披露关键信息的人。

斯诺登的行为无疑是违法的。但“棱镜门”的关键在于让美国的政治家和公众双双感到不安。现在,曾通过《爱国者法案》赋予情报部门以广泛搜集公众隐私权力的国会议员们,如今不安地发现,情报部门对个人信息的搜集和窥探,已经接近失控的边缘。

这还恐怕只是冰山一角。换言之,谁能保证,政府、国会和司法机构的隐私,不同样被情报部门的眼睛,无声无息地窥探着?

而公众的不安,更加不言而喻:自己日常起居的一切过程,都可能被无数双眼睛审查、监视。他们发现,有关法律在情报部门面前等于一纸空文——从书信到电话、手机、互联网,几乎没有一种通讯方式是安全的;他们更发现,“棱镜门”曝光后,美国政府和情报部门不但承认确有其事,而且他们不安的并非公众隐私受威胁,而是“泄密是对国家安全的极大破坏。”

奥巴马将针对“棱镜门”的批评称为“炒作”,拒绝为窃听道歉,声称窃听是“值得的”,要求公众“明白100%的安全和100%的个人隐私不可兼得,每个人都不得不有所取舍”。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但仿佛谁都不明白,安全和隐私到底该各占多少,二者间的“度”如何界定,由谁来界定?在美国政府和情报部门拒绝透明化的情况下,又如何担保其不逾矩?

美国政治家,尤其当权政治家最不安的,仍是政治利益的影响。可以想见,倘美国选民对自身隐私安全的不安超过临界点,在中期选举日益临近的关键时刻,会有更多政治家感到自己的不安和公众的不安息息相关,并开始对“棱镜门”发出更直接的质问。

相关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2013年6月,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并告之媒体何时发表。按照设定的计划,6月5日,英国《卫报》先扔出了第一颗舆论炸弹: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6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美国舆论随之哗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