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装有“知识”的杯中窥见改变

我是在湖北省一个小县城上的高中,学校里的学生基本上来自县城下辖的各个农村。同学们大多学习刻苦,心无旁骛,因为我们身上背负着来自父母辈以及自我的期望,父辈们都深知他们能给子女的除了疼爱,便只剩供我们读书、让我们学习知识以此改变贫穷的命运,我们也都清楚眼下要想出人头地只能通过读书,只能通过高考。

不管是《新京报》2009年给出的“贫二代”的定义,还是媒体人石述思总结出的更具娱乐性的18条“贫二代”标准,我和我的同学们都基本符合。我们的父辈是没有在改革开放中富起来,如今依然贫穷的那拨“贫一代”,我们是从不拼爹、经常看《读者》、家里有兄弟姐妹、寒暑假常常需要到田里收庄稼的“贫二代”。

众所周知,湖北省是全国的教育大省之一,可我们也要知道重视教育和把读书当作唯一的出路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重视教育是国之根本,是提高人口素质以及提高生产力的必然,或者通俗点来说是很美好的一件事,但是把读书当作是唯一的出路听起来却满是无奈与悲哀,言下之意是除了读书就没有其他出路了。一个国家重视教育,坚持以教育为本,一个社会崇尚教育,知识分子地位崇高,国家和社会洋溢的会是思想的碰撞,会是知识的激荡,会是和谐的氛围。而一个把读书当作唯一出路的地方会是知识工具论、文科无用论、分数上帝论肆虐之处。

我想要挥舞理性的大旗狠狠地批判“读书是唯一出路”的论调,却忘了从情感出发去理解我们父辈的无奈。我的父亲总跟我说“在学校多交交朋友,以后走上社会了就多条路,熟人多了好说话,社会上的事爸爸也帮不上什么忙”。每到这种时候我总会对这套世俗的理论十分厌烦,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开始慢慢理解,父母或许不缺供我们读书的钱,但是却害怕因为“没有熟人”会使我们在找工作时孤立无援,所以希望我们在读书的过程中不仅能学到知识,同时能交到对自己有帮助的正经朋友。肯定有很多和我父亲一样,认为只有读书期间交到的朋友才是“正经朋友”。

一个杯子装有半杯水,悲观的人说:“诶呀!怎么只有半杯啊!”乐观的人会感叹:“还好有半杯水。”我想或许“读书是唯一的出路”也是这么个道理,不是吗?我曾悲观地认为它只会是滋生知识工具论、文科无用论、分数上帝论的温床,但如果我愿意乐观一点去看,会发现那些曾和我一同在小县城破旧闷热的教室里奋斗的同学,有的已经在立陶宛做了两年的交换生,有的正在等着日本某名校交换的通知,有的已经在大学里创业成功,有的已经被企业签约……我坚信他们的现在和未来也会有思想的碰撞、知识的激荡和和谐的氛围。

从这装有“知识”的杯中我们不难发现:知识的确能改变命运。我们的父辈相信这一点,也在积极地实践这一点。可能和从前比,知识改变命运的难度增大了很多,因为横亘在“读书是唯一的出路”和“重视教育”之间多了社会的不公,多了“先富”不带“后富”的无奈,多了社会阶层的固化等等,我们必须明确前方不是星辰和大海而是种种险途,但我们也能看见这条路上已经布满勇者。君可见北大才女刘媛媛“无门”靠知识和努力也能成贵子,当时她的父母以及她自己肯定都是把读书当作唯一的出路,但她最后也很好的传播了“重视教育”的必要。

这个世界相信改变,这个世界也正准备好和我们一起做出改变。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