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为何我们这个时代的青年如此缺钱?

在五四青年节,我们有必要思考下当下青年的处境。

对青年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创新、变革、机遇,生活处处潜藏可能性;然而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割肾、卖卵、裸条、网贷诈骗,遍地荆棘泥沼,像极一幅“围猎”青年的浮世绘。

在范雨素们霸占舆论空间之时,媒体的一组数据显得轻若鸿毛。据报道,厦门警方数据显示,在涉及“低息贷款”“无抵押贷款”等贷款类诈骗案件中,男性受骗者占比72.55%,90后男性成最大受害者。

这类消息见怪不怪,只有“90后男性”勉强截留了公众的一丝注意力。不过,同类新闻其实早已赚够了注意力。如此前,女大学生地下黑市卖卵子,一次取出20颗,甚至有女性卵巢因手术而重度糜烂;往前,女大学生裸条高息借贷,逾期后隐私遭泄露,甚至不堪催债而自杀;再往前,小青年黑市割肾卖肾,只为还贷或为女友买手机……这些事件每每引发热议,人们往往就事论事,唏嘘之后迅速切换到下个频道。在公众的围观猎奇中,卖卵者被嘲笑为愚蠢无知,裸照流入成人网盘,而卖肾悲剧早已在日后“肾6”的段子中沦为笑谈。

青年人的个体遭遇,一直没能以整体面貌呈现出来,并受到社会关注。这些遭遇虽然在不同时间、不同角落冒了出来,但是巧合地指向于同一个问题:青年人“急用钱”。

人的一生中,青年阶段无疑最“急用钱”了。他们对金钱极度“饥渴”,无论是出于虚荣、享受,还是创业、成家的需要。他们急于解渴,有些宁可饮鸩以止渴。于是有年轻男性背负高利贷乃至身陷贷款骗局,年轻女性则以出卖尊严乃至以身体器官为筹码,冒险度过“钱荒期”。的确,没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但为什么我们这个时代的青年这么缺钱,做出这么多荒诞可怕的抉择?

今日绝大多数青年人不用几天啃一样的干粮,不用吃一样的咸菜,不用穿着破衣烂衫。也就是说,挂在青年嘴边的“急用钱”,并非因为过去危及衣食生存的极度贫困。他们往往是要满足消费、娱乐或者达到某种生活品质的需要。如今青年人早已抖落上几代人价值观中“假大空”,认同更多元的文化价值,更个性化的追求,这是青年人“急用钱”现象的时代因素。但是,青年人的这种价值观容易疯长,尤其是在消费主义与娱乐至上的时代,他们更容易受到商业文化的蛊惑。据《中国个性化消费大数据报告》,中国网购人群近一半分布在19到28岁之间,他们追求新鲜、时尚,有着极大的消费需求。总之,青年人时刻感觉很缺钱,而这种感觉又是如此的真实和急迫,哪怕换手机慢了一个拍子,也会如坐针毡。这种感觉不是上世纪满脑子艺术和理想的青年人所能想象的。

青年人缺钱,也缺少纾解困难的方式,如通过正规渠道缓解资金紧张。而市场总不会忽略这部分强劲的需求。近几年,校园贷在各大高校泛滥,已经引起争议。互联网借贷迅猛发展,形式与内容都已经走进人们认知和判断的空白区域。这些新事物并非都心怀恶意,却令人眼花缭乱,连社会都无法准确辨别,更不要说不够成熟的青年了。社会阅历浅、社会化程度低、心理不成熟的缺点,以及单纯、大胆、勇于尝试的优点,促成青年人为走出困境而采取行动。当问题浮现时,青年早已深陷其中,成为炮灰,这是社会的失职。

更为严重的是,奸恶者浑水摸鱼,展开对青年人的围猎。割肾、取卵、裸条以及网贷诈骗,这些严重犯法的行为,在社会阴暗处蔓延。同样是单纯、大胆、无所顾忌,让急红眼的青年人不顾后果地走进他人预设圈套。同样是问题严重到不可遮掩时,社会才意识到可怕事情的发生,而此时对于那些青年来说为时已晚。

发生这么多骇人听闻的事情,我们没有理由再轻松谈论青年“急用钱”是个简单的价值观问题。“急用钱”折射出拜金主义、消费主义等负面因素,当今青年人价值观一定存在偏差,正如割肾、取卵只为买苹果手机案例中,展现出的极度荒谬。青年人失控的价值观,须家庭、学校、社会合力遏制扭转。然而,扭转价值观不是根本解决之道,“急用钱”具有时代特征,青年也不可能成为清教徒,以严格自律抵抗外界的诱惑,维持最简单的追求。青年人学习与创业、适度娱乐与追求生活品质,这是时代的进步。这种进步的维持,需要社会为青年人提供更多渠道,在他们感到“急用钱”的时候,能有正常安全的渠道去解决,否则“围猎场”上,恐怕还会不断出现青年人的身影。

相关事件

  • 2017年五四青年节
  • 2017年五四青年节
  • 今年5月4日,是“五四运动”98周年纪念日,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67个青年节。近日,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中,也对青年更加主动、自信地适应社会、融入社会等明确了发展目标。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