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G7峰会结果看西方内部问题

韩立群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中国对外关系研究室主任

当地时间周六,今年的七国集团峰会在一片吵闹声中狼狈结束。各方艰难协调,最终发表了一份措辞模糊的共同宣言,就人工智能、全球贸易、中产阶级、创新及所谓维护西方民主制度等问题达成一些共识,避免了无言而宣的尴尬。

特朗普虽然在宣言上签了字,但今早又发表推特,批评特鲁多在他提前离开后发表不合适的言论,威胁对加拿大乳制品征收270%的关税,再度加剧矛盾。

对西方乃至全球而言,这次峰会一个主要看点在于,把过去几年存在于西方内部的大量矛盾搬上台面,制造出一次小规模爆发,让人们重新认识历史和现实。

西方内部在贸易问题上出现分歧是正常现象,不正常的是把贸易问题过分政治化,这充分凸显西方自身的变化。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是以商业为主的社会,在贸易、投资等问题上有不同看法,最后经常诉诸WTO仲裁,乃至采取单边手段。冷战结束至今近三十年来,美欧、美日、日欧在WTO打了无数场官司,很少会认为这些贸易官司会牵扯政治问题。

美欧总是在一些方面有分歧,在另一些方面又抱得很紧。有时候美欧等方会在政治上相互施压,要求对方在经济上更多合作,但这些政治活动明显是为经济利益服务的。现在的官司和过去有个重要差别在于,贸易问题被显著升级为政治问题,甚至是有可能导致整个西方世界分裂的重大隐患,事情的性质正在转向。

此次峰会前后,除美国之外的六个成员进行了密集沟通,在财长会上一致批评美国,罕见的在G7内部形成6比1格局,甚至英国也加入了欧盟与加拿大对美施压的行动,一致要求美国在钢铝关税问题上采取实质性让步,否则不会在最终宣言上签字。而美国也同样针锋相对,特朗普说,“我不是来加拿大被你们训斥的,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要提前离开赶赴即将举行的特金会”。

如果说贸易是排在任务列表上第一位的问题,那么对欧洲来说伊核、气候变化则分列二、三位。早在G7峰会之前,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就曾分别飞赴美国,要求特朗普重新审视这两个问题,不要鲁莽决策。但最终德法领导人无功而返,特朗普仍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在巴黎协定上也没有新的实质性积极表态。

这三个问题积攒在一起,是导致此次G7峰会上美国同其他成员之间矛盾的一次阶段性爆发的重要原因,背后实质上过去近十年来美欧许多重大问题上的分歧的一次总对峙。当然,这些矛盾主要是美欧矛盾,加拿大、日本、英国在其中还有其他利益诉求,但不是此次峰会的主线。

这些分歧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如何治理世界,二是如何管理自己。

关于如何管理世界的矛盾,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今年峰会上的话非常有代表性,他说,美国正在摧毁他曾经帮助建立的秩序。欧洲人希望各方坚持二战后形成的一系列国际规范,一方面是因为欧洲人认为这在理念上有先进性,另一方面是欧洲可以借助规范的力量确保自己在全球影响力的存在。而美国显然已经不再乐于维持这样的秩序,而是需要更直接的维护自身利益,特朗普在权力上仍然要求霸权地位,但在责任上要把美国降格为一个普通国家,意即美国的全球责任也要有“退出机制”。而贸易、安全与多边治理是欧洲的利益所在,必然紧紧咬住美国。

关于如何管理自己,美欧既有共识,也有矛盾,但总体是矛盾大于共识。共识在于,美欧都不希望所谓“西方生活方式”受到外部侵犯,所以尽管在贸易问题上分歧巨大,还是就加强信息共享、加强同大型互联网企业合作、防止外部力量干预大选形成一份联合行动文件,这说明他们意识到了共同的危机,在意识形态问题上有强烈的阵营意识。

但这种共识还不能把美欧捆在一起,欧洲强烈反对民粹主义的重新崛起,担心极端政治的历史在欧洲重演,而美国则对社会新思潮抱有非常宽容的态度,甚至邀请民粹主义分子到白宫任职。欧洲希望加大对社会市场的调控,美国则在经济出现好转之后重新放松市场监管,美欧在经济模式上也存在较大分歧。总体看,欧洲社会的焦虑情绪要明显大于美国,这也是欧洲人对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折腾看不惯的一个重要原因。

由此来看,此次峰会或将推动西方世界内部互动进入一个全新阶段,当然也推动西方与世界其他部分的互动进入到一个新阶段,这将为我们观察世界、谋划自身提供重要参考。这次的G7峰会,或许将因为其“无为”而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让西方国家更加清楚地认识彼此、让世界更加清楚地认识西方,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件重大政治成果。(责任编辑 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5_18754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