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建立科学的干部道德评价机制

“德,国之基也”“人无德不立,国无德不兴”。具有社会示范效应的各级干部的德无比重要。胡总书记在“七一”重要讲话中郑重指出:“要坚持把干部的德放在首要位置”。这一要求,深刻揭示了德与领导岗位和职责的内在联系,抓住了干部队伍建设的关键。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受利益驱动、物欲诱惑,干部的道德修养很容易受到负面影响,甚至导致严重滑坡。这就要求我们更加注重抓好干部的道德建设,建立科学的道德评价机制,使知德、修德、践德成为干部为官做人的主题。

德作为思想意识范畴,具有主观性、抽象性的特点,但同时也是可度可量的,因为其所涵盖的内容是具体实在的,无论是政治品德、为政官德,还是社会公德、家庭美德,都有着客观具体的规定性。像政治品德,贯穿其中的政治立场、政治态度、政治纪律等都是实实在在的内容。像为政官德,人们早就把心中是否装着群众,能否秉公用权作为衡量干部的底线。人的德性的形成,是基于社会实践基础的认知、认同、内化、固化的认识过程,这一过程虽然更多地存在于主观层面,但整个过程时时受到客观环境的影响和制约。特定的历史积淀必然培育特定的道德理念,特定的时代背景必然引领特定的道德风尚,特定的人生经历必然催生特定的道德取向。有什么样的德性,就会催生什么样的德行。所以,那种认为德是“软指标”,无法度量的观念,是不科学的。

中国历史上各朝代对于官员的道德都有一定的规范。从西周考察“六德”,到秦朝防止“五失”,再到唐代坚持“四善”,都对如何为官、如何从政提出具体要求。官员的道德行为合格不合格,用这些标准一衡量,就一目了然。是好的,朝廷就嘉勉、提拔重用;是差的,就告诫,甚至罢免革职。如今在不同行业和领域也都有相应德的“硬杠杠”。从政就要讲官德,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就要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作为一种追求;从军就要有武德,要忠诚勇敢,履行使命,要把勇于牺牲奉献作为一种义务;当员工就要讲职业道德,热爱岗位,敬业精业,保质保量地完成工作任务……凡是人之所在,必有德之所随,处处有约束,条条有标尺。

干部的德首要的是政治道德。政治道德要解决的是为官从政跟谁走、为谁干、为谁谋利的问题。不言而喻,共产党人为官从政就是跟着党走,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将个人利益的实现容于人民利益实现之中。这是一条基本线,只有达到这一标准,才算政治道德合格。如果不是这样,从政是为了谋取私利,掌权是为中饱私囊,或者作威作福、贪图享乐。这样的党员干部无论其口头上如何唱高调,但其行为已经背离了党的信仰、宗旨和性质,这就要以政治道德加以教化,受到政治道德的约束。

其次是职业道德。它包括提高领导能力水平,热爱本职岗位,服从组织安排,勤奋努力工作,讲求质量效益等等。一个好的干部,既热爱自己的领导岗位,又不断加强学习,提高工作能力。同时,做到党安排我们到哪里,就应当高高兴兴地到哪里,不拈轻怕重,不挑肥拣瘦。不论处在什么岗位都殚精竭虑、扎扎实实地工作,保证工作的高质量高效益。这就是一名干部应当坚守的职业道德。

再次是组织纪律。组织纪律看似是一个守不守规矩的问题,实际上是受不受道德约束的问题。大凡有道德的人,一定是守规矩的人;反之,则很难做到守规矩。遵守组织纪律首先是政治纪律,自觉站稳政治立场,明确政治态度,坚持党性原则,执行党的政策,保守党的秘密。其次是自觉遵守党的各项制度法规,制度法规要求党员干部做到的要自觉做到,不允许做的坚决不做,一切在规章制度范围内活动,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做老实事。

其四是生活作风。有的同志把生活作风问题看作是小节,其实生活作风上的一些小事最能反映干部的道德品质,而广大官兵也正是从小节上来观察和评价干部。干部生活作风好,首先是保持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作风。“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奢侈浪费、挥霍无度是败家子的德行。第二是保持两袖清风、清正廉洁的作风。共产党人只讲自身应得的利益,而决不贪占分毫额外利益。“非己所有,虽一毫而不取。”第三是保持洁身自好、纯洁两性关系的作风。

其五是团结协作精神。我们的领导工作是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很多事项都是集体决策、集体领导,这就要求干部必须具备团结协作、和谐共事的品德。否则,一个领导班子成员即使个个本领大过孙悟空,但捏不成拳头,产生内耗,那什么事也做不成。所以要把干部能否团结共事作为重要道德来考量,要把大权独揽、独断专行等行为视为道德问题来看待,而不能仅仅看作是工作方法问题。

上述几点,只能说是对干部进行道德评价的一些主项,建立道德考评机制,不仅要在内容上细化,手段上也要保证科学,程序上更加合理,要求上更加严格。总之,在当前迫切需要加强干部道德教育养成的情况下,我们应当建立科学的道德评价机制,切实把干部的言行规范到道德标准要求之下,提高各级组织的领导力,推动部队建设又好又快发展。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