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关于设立“西部沪深广”的构想

2012年7月10日,北京海淀万柳地块拍卖落下帷幕。有企业以26.3亿元的最高上限价格、配建16400平方米回购房的条件拿下地块,这一价格折合楼面价约4.42万元/平方米,刷新了全国住宅类地块的纪录。业内人士认为,此未来项目开盘价格将在8万元/平方米以上。在货币政策趋向宽松的情况下,楼市又“躁动”起来。在类似北京这样的品牌化城市,如上海、深圳、广州等,由于人流持续大规模非均衡流入,导致对住房需求的“饥渴”难以得到缓解。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除了加强房地产调控以外,还需要逐步消除东部与中西部地区发展的非均衡状态。

中国经济要实现长期性增长,必须解决几个突出问题。

一是与其他绝大数国家一样,区域与城市非均衡发展问题突出,人口拥挤在东部少数大城市问题严重。以深圳为例,深圳快被挤爆了。据《深圳商报》2012年5月29日一篇报道提供的数据,香港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6420人,而深圳人口密度高达7785人/平方公里,深圳已成为中国最拥挤的城市。美国福布斯杂志布的数据显示,深圳人口密度全球第五,仅仅居于孟买、加尔各答、卡拉奇、拉各斯之后。

二是城市化加速,人口还在不断持续涌进沪深广这少数几个城市,导致其住房需求压力大增、教育、医疗卫生供需缺口加大,交通拥挤等城市病加重。以深圳为例。同样依据上述《深圳商报》报道提供的数据,2012年深圳市汽车拥有量已经超过200万辆,人均道路长度仅为0.58米,城市道路交通不堪重负。2010年,按照每千人拥有的医院床位算,深圳仅为2.2张,而广州、北京、天津、上海、香港分别为4.9、7.3、4.9、7.4、5.0张,全国平均水平为3.5张。

三是城市发展边际收益递减。上海、广州、深圳这几个城市经过30年的发展,已经成长到了一个程度,从长期看还会发展,但从城市发展增量收益看,会呈下降趋势,而中西部大量城市还有充分的发展空间,城市发展增量收益呈上升趋势。

解决上述中国经济中存在的问题,解决中国区域与城市发展非均衡问题,建议在中西部地区建立西部上海、西部深圳、西部广州这样几个新的城市,建议选择中西部地区现有的三个中小城市,将其易名为西上海、西深圳、西广州。同时,用高铁直接将上海与西上海、深圳与西深圳、广州与西广州连接起来。

首先在中西部地区选择三个城市,然后将其改名后,以其为中心,向外围扩张,逐步扩大其城市范围,提高其城市场力。当然也可将中西部地区相邻的几个小城市合并为三个不同的大城市,冠以上述三个名字。在地理选择上,三个城市的选址不要离得太近,也不要离得太远。中西部地区幅员广阔,三个城市辐射点离得太近,不利于辐射更多的地区,离得太远,不利于这三个城市之间的经济联系。

建立西上海、西深圳、西广州不是玩城市名字游戏,这样做,有诸多好处,其核心是借助上海、深圳、广州的名气,而城市名气对城市和区域发展越来越重要。

第一,对进一步推动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具有重大推动作用。从中西部地区发展的情况看,中西部地区稀缺的就是像上海、深圳、广州这样的品牌化城市、这样具有巨大辐射力和城市场力的城市。如果建立西部上海、西部深圳、西部广州可以大大提升中西部地区的竞争力,充分发挥这几个城市在中西部地区的辐射作用,从而促进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借助上海、深圳、广州这几个城市的品牌、知名度,可以吸引人流、资金流、物流大规模向中西部流入和集聚。不同的城市其品牌价值是有差异的,城市品牌价值高的城市,其城市吸引力就强,其城市磁力就大。上海、深圳、广州城市品牌价值高,受极化效应或集聚效应的影响,人流、资金流、物流持续向这些城市流入。

第二,可以缓解包括上海、深圳、广州在内的东部地区人口压力以及公共商品供需缺口问题,尤其是房价过高问题。城市品牌价值是客观存在的。比如广东中山与珠海是毗邻的两个城市,在两个城市的交界处邻近的住房价格相差较大。人流、物流、资金流大量持续向上海、深圳、广州流入,与这几个城市的知名度、品牌是密切相关的。这好比人们在消费时选择品牌消费品一样。上海、深圳、广州经济发达固然与区位优势有关,但与其城市品牌价值高、城市知名度高也是密不可分的。企业和个人在这些城市发展,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冲着这些城市知名度去的。因为在这些城市,企业和个人可以获得城市品牌价值高所带来的一系列好处。设立西部上海、西部深圳、西部广州可以借助上海、深圳、广州的知名度,可以吸引人流向这些城市,从而达到缓解包括上海、深圳、广州在内的东部地区人口大规模压力,缓解这几个城市的住房房价过高的矛盾。

第三,可以为企业和个人提供一次新的发展机会,增加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新的经济发展兴奋点。类似当年深圳、海南、上海浦东提供新的区域和城市发展一样,西部上海、西部深圳、西部广州的设立可以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新的经济发展兴奋点。而且,这些城市的建立,可以吸取当年深圳、海南、上海浦东发展的经验教训,在一个较高的起点和平台上规划政策、发展前景、产业等。用高铁将上海与西部上海、深圳与西部深圳、广州与西部广州连接起来,有利于上海、深圳、广州的人流、资金流和物流流向这几个城市,有利于上海、深圳、广州的城市管理经验、包括教育以及医疗卫生等在内的公共服务、经济发展模式向这些城市、向中西部地区辐射。西上海、西深圳、西广州的设立,不仅可以获得中央的支持,还可以直接获得上海、深圳、广州的支持。

此外,中国财富过度向东部集聚,从国家安全战略上考虑,这种状况也是必须改变的。西上海、西深圳、西广州的设立,可以分流相当一部分财富向中西部地区集聚,从而分散整个国家的财富风险。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