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直播打野”,一键查封机制该出手了!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国家林业局官方微博在获知媒体报道后表示,“必须严厉打击涉嫌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涉嫌无证猎捕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各类直播平台打野直播!”

野趣横生,鲜血淋漓——“打野直播”大概就是用小动物们的生命在求赏圈粉。据说,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遗憾的是,公益组织志愿者“多次向相关平台举报,但平台未给出有效反馈,直播也从未受到影响。”指望直播平台放弃眼球效应而自动承载企业社会责任的天真想法,再次被无情的现实所归谬。

“直播打野”事件究竟该怎么看呢——它是穿山甲事件的第二季,还是直播飙车事件的番外篇?

有关直播平台最新的消息,是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近日披露,某直播平台2016年支付给直播人员的收入高达3.9亿元,但未按规定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今年最终补缴了税款6000多万元。主播高收入掘得“第一桶金”固然无可原罪,但,不得不说的是,直播平台僭越底线的野蛮生长,也是利益相关方盆满钵满的最大引擎。说得不客气一点:如果没有三俗直播,“打赏”还会如此疯狂?如果秩序构架理性,主播们的钱还那么好赚?

中国网络直播的发展,确实可谓一日千里。从直播平台数量来看,2014年前我国直播平台不到50家,而目前已经突破400家,且为数不少的平台都获得了融资。2016年我国网民规模达7.31亿,中国网民规模已经相当于欧洲人口总量,而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占网民总体的47.1%。理解了以上数字,再结合“直播造人”、“直播吸毒”等事件,就能理解职能部门何以密集关注直播平台监管问题。今年初,文化部还专门召开了网络表演企业通气会,要求各直播平台对违规内容进行全面自查自清,重点是“清理价值导向错误、低俗色情表演、欺诈消费者和侵犯隐私等”的违规内容。不过,就“直播打野”事件来看,自查自纠显然不如罚酒三杯,指望直播平台靠节制性赚钱来守规矩,可能不如有痛感的罚单更叫人敬畏。

“直播打野”涉及多家平台,可见不是孤立个案,而是平台方睁眼闭眼的公开秘密。至于举报投诉石沉大海,昭示的仍是资本逐利的胆气。要反思的问题无非就两个:第一,技术上说,关停违规直播间,不过弹指之力,面对板上钉钉的越界直播,一键查封机制在哪里?第二,直播平台乱象已经不是什么新问题了,隔三差五成为现象级话题,除了约谈和自律,还有更靠谱的罚单可祭吗?

俗话说,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直播打野”举报而难禁绝,真要解决这个难题,靠林业部门举手表态,倒不如网监部门拔线拆台。

相关事件

  • 打野直播
  • 打野直播
  •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近年来,各类直播平台呈喷井式爆发态势,而网络主播的经济收益,在观众的推动下,也正不断刷新记录。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