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棱镜门让奥巴马陷“囚徒困境”

在很大程度上,斯诺登的个人命运既由美国法律体系决定,也由美国安全政策和民意决定。相对而言,美国政府的处境,比斯诺登个人,可能更加艰难。

一个人,一个黑幕,搅动了世界。美国防务承包商雇员、前CIA特工、现年29岁的爱德华·斯诺登,连续对美国“棱镜”计划的曝光,使其近来迅速成为新闻主角。

斯诺登通过媒体表示,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多年来通过“棱镜”计划对目标实施大范围监控,包括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登录信息等。身在中国香港的斯诺登表示,美国情报部门早在2009年就开始监控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电脑系统。其他主要国家,同样受到“棱镜”的监视。

一些美国人视斯诺登为“叛国者”或“叛逆者”,然而,这并非一个“叛逆”故事,也不仅关乎斯诺登是否会被引渡回国领罪的个人命运,更指向了美国国内安全政策是否调整,美国与主要国家的关系是否受到影响两个方面。

2001年,以反恐为名,布什授权NSA可以绕过国会授权对美国公民和其他生活在美国的人进行无证窃听,并以此为核心通过了《美国爱国者法案》。2006年和2010年,美国国会两次对该法案的核心条款进行延期。然而,随着本·拉登被击毙,关于修改《美国爱国者法案》的呼声也在不断提高。许多美国人认为,《美国爱国者法案》违反了美国宪法修正案第4条,威胁到了个人自由。早在2009年,一些民主党参议员就提出制定更严格的标准来限制《美国爱国者法案》的适用范围。

棱镜门”曝光后,从奥巴马开始到美国国家安全局,都为之强力辩护。然而,面对民意的明显分化和党内存在着的不同声音,如果处理不好,就可能对奥巴马的实际权威形成挑战。因此,与奥巴马一周前的强硬姿态相比,近来透过他的新闻发言人,他表达了可以就安全和公民自由的取舍展开讨论的意愿。这种转变,充分反映出了“棱镜门”给奥巴马带来的“囚徒困境”:如果坚持修改“棱镜门”的合法性,那么个人自由的主张者们有可能远离奥巴马;如果借此修改以《美国爱国者法案》为代表的美国国内安全政策,一旦发生新的恐怖事件,奥巴马同样会陷入被动。

麻烦不仅来自国内。“棱镜门”已经对美国的主要国际关系形成了冲击。事件曝光后,德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等国均表示将向美国质询。欧盟司法委员维维亚娜·雷丁也致信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希望其就这一项目“可能给欧盟公民的基本权利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做出说明。

在很大程度上,斯诺登的个人命运既由美国法律体系决定,也由美国安全政策和民意决定。这多少与维基揭秘创始人阿桑奇相似:名义上被审判,又有实质自由。相对而言,美国政府的处境,比斯诺登个人,可能更加艰难。

相关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2013年6月,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并告之媒体何时发表。按照设定的计划,6月5日,英国《卫报》先扔出了第一颗舆论炸弹: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6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美国舆论随之哗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