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景区住宿逢节必涨如何破题?

五一小长假,湖南凤凰古城一家五星级酒店标准间由每晚300多元涨至800多元,沱江岸边的一家客栈由每晚150元涨到680元,泰山景区住宿费比平日暴涨3倍,网友调侃“涨得和泰山一样高了”。(5月4日《新华网》)

近年来,节假日景区旅馆涨价成常态,且带普遍性,逢节必涨成为景区的“传染病”。不仅住宿大涨,餐饮、交通等也都跟着“一窝蜂”上涨。据安徽新天地旅行社总经理岳青松说,五一旅游短途交通涨幅在30%左右,机票涨得更多。节日旅游变成“涨价经济”甚至“宰客经济”,这其中所暴露的管理缺位及资源短缺等问题需要引起高度重视,并切实加以解决。

景区旅店逢节必涨,表面看似乎是市场经济的“手”在作用,节假日游客爆棚,景区资源供不应求,供需关系严重失衡,只能靠价格杠杆调节。但需要拷问,比平时翻了几倍的景区住宿报价合理吗?算不算旅游暴利?很显然,天价住宿比门票涨价更暴利,其中不乏宰客的动机。

一度盛行甚至泛滥的景区门票逢节必涨如今成过街老鼠,声名狼藉,经过治理已大有好转,但景区旅馆逢节必涨并未引起重视,一些政府部门认为这是市场问题,应放手让市场调节,一些专家认为缓解住宿供需矛盾,关键在落实带薪休假。窃以为,这是不想作为、不愿作为的“懒政”思维,难道说带薪休假未全面落实,管理部门对这种住宿暴利就可以视而不见、不管不问吗?即便是市场问题,政府管控之手该伸还得伸。

景区旅馆逢节必涨该如何破题?全面贯彻落实和执行国务院《带薪休假条例》,显然有助于缓解节假日景区人满为患,但带薪休假并非唯一“药方”,还须多管齐下、多措并举解决景区旅游高峰一“床”难求。

首先,对景区住宿应设置“天花板价格”,实行最高限价,不能任由旅店漫天要价。海南三亚宾馆报价就曾经历由乱到治的过程,如今比较规范,值得借鉴。

其次,政府应鼓励并扶持景区周边村民办“农家乐”和家庭旅馆,以分散客流,降低旅游食宿成本,同时要强化对家庭旅店的卫生与治安管理。

第三,景区要加大对餐饮、住宿等生活设施的投入,目前景区建设资金的投向主要用于扩大参观面积、增加旅游景点,对食宿设施的投入明显不足,不能适应游客快速增长的需求。

第四、引导并方便游客到景区外围的小城镇夜宿,那里的住宿费用显然比景区的宾馆要便宜得多。但目前许多景区与周边小城镇相距较远,交通不便,旅客道路不熟,这些问题亟待解决。景区要切实解决交通瓶颈问题,可考虑将城市公交延伸至景点,节假日旅游高峰时增加交通线路及公交车辆等。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