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延迟退休应具“帕累托改进”效应

延迟退休”最近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为了化解人口年龄结构老化过程中出现的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劳动力成本增加、老年人口抚养系数提高等系列问题,延迟退休将成为一种必然趋势。但在制度调整中,必须确保延迟退休具有“帕累托改进”意义。

我国现行法定退休年龄的划定始于上世纪50年代初期。时过境迁,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社会、人口发展的基本态势和可能走向显然不可与60年前的状况同日而语。单就人口发展形势而言,我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已由1953年的40.3岁提高至2010年的73.5岁,人口营养健康水平和生活质量明显上升;2010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26.5%,新增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达12.4年。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人口素质和人力资本存量的稳步提高,意味着劳动年龄人口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平均年龄增高,人力资本投资周期延长也相应提高了其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如此情境下,在退休政策方面如果我们固守现行法定退休年龄必然不合时宜,调整退休年龄势在必行。

如果从社会整体考虑,逐步延迟退休年龄是明智之举。但制度调整本身就是“戴着镣铐跳舞”,调整必须最大化地体现民意,才会有群众基础。一个好的制度是让退休决策变成个人的事情,而不是国家强制性地替个人做选择。福利经济学有个概念叫“帕累托改进”,是指一项政策通过改变现有的资源配置能够至少提高一方的福利,而不会对其他人造成损害,削减福利损失而使整个社会受益。作为一种资源的重新调整配置,延迟退休也应该具有“帕累托改进”意义。

在具体政策设计上,要考虑大多数人的意见,多准备几套实施方案,使政策更公平更合理地维护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同时,要切实解决好一系列相关问题,如解决养老金缴费与领取的公平性问题,劳动者同工不同酬、薪资差距过大等劳动权益问题,避免出现“被退休”或“被不退休”等问题。总之,就是要在不对当前个体利益造成损害的基础上,确保社会各阶层更加容易接受。

相关事件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日前,人社部就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集中答复网友时明确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该部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