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不被摄像头直播的权利应认真呵护

啤酒馆工作了两年,吕先生都不知道,吧台前方的一处监控摄像头,每天都在网上直播,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然被数千名网友“评头论足”;入住某酒店的刘先生不曾想到,酒店的过道内安装的摄像头,正在实时将所拍摄的画面上传至网络,供数十万网友观看;去内衣店买衣服的林小姐也绝对想不到,她在内衣店购物时的场景,也已经被人在网上“直播”……而仅仅在成都,就有266个监控摄像头,被网络“直播”。

很难想象,当我们的生活特别是公共场所中的活动越来越难以脱离摄像头时,我们在这些场所的活动也正在被网络直播。本来在公共场所,绝大多数行为并没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内容,但当我们想到我们的行为被放置在网络上,像是动物园的动物一样被居高临下的评头论足,或者藉此透视我们的隐私,掌握我们的行动规律,那是多么令人惊悚的事。

为了管理或安全考虑,不少地方在景区、街道、小区、餐馆等地方设置了公共摄像头,以便时时监控相关区域治安情况,对于摄像头所监控的内容,掌握范围也仅仅限于监控操作者和治安部门。就像成都某酒吧安装摄像头并网上直播,是“为了监控啤酒馆的安全,离开了啤酒馆用手机也能看到馆内的情况,同时也在网络上起到一个展示的作用。”但放在网上直播,超越了自身掌握的范围,展示的内容,直接牵涉到被直播的人,就涉嫌侵犯直播中出现的每一个人的隐私。

在水滴直播平台看到,从主播、风景、运动、商家、教育、手艺、宠物等七大类领域,“水滴直播”平台都有所涉猎,相关直播视频在不间断的播放,有的甚至是24小时全天候直播。不夸张的说,在直播视频里,从镜头前飞过的蚊蝇都清晰可见,进入视频中的人一颦一笑也尽收眼底。这种情况下,个人隐私权又何谈有保密范围呢?

当你看着风景,或者在购买内衣时,你却成为网络另一头别人眼中的“风景”时,放在谁身上,谁都不会感到自然,都不愿意“被直播”。仅成都就有266处,根据公开数据显示,360智能摄像机两年出货量已经超过400万台,纵观整个水滴直播平台,媒体共发现存在14883个公开的直播房间。

从学校课堂直播到商业经营直播,从景区旅游直播到小区门口直播,哪些可以直播,哪些不能直播,不能仅仅取决于摄像头的购买或使用者,对于水滴平台,对于摄像头的相关监管方面,更不能袖手旁观。在便于管理需要的同时,需要平衡其他人的利益。一定程度上也纵容了一些人的窥私欲,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直播多了,难免发生泄漏他人隐私情况的发生。

水滴直播是一款视频直播生活秀平台产品,无需考核和申请,就可以一键开启直播间,直播的视频可以被全国观众观看和互动,被分享到各大社交平台。任何一种工具,特别是水滴直播,不加任何限制,将难以避免侵害被直播人的权益。私权利如此,对于国防、安保及需要特定保密场所,一旦被非法连接摄像头,其偷窥所造成的影响将更难以估量。

一滴水可能折射阳光的七彩,但也可能折射人性的丑恶,水滴直播也是如此。水滴直播虽有“约法三章”,但很明显难以堵塞住摄像头直播越界的问题,难免侵犯不知情的“被直播者”。只有不断强化平台责任,强化摄像头购买者、使用者的责任,才能保证他人不被直播的权利。

相关事件

  • 课堂直播
  • 课堂直播
  • 近日一款名为“水滴直播”的网络平台中出现全国多地学校的课堂直播画面,引起舆论热议。参与视频直播的学校涉及多个省份,从幼儿园至高中毕业班均在其中,直播场景多为教室,也有学生宿舍。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