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蒂勒森斡旋海湾成果有限 卡塔尔走出危机困难重重

段九州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博士生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于11日抵达卡塔尔首都多哈,与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和外长穆罕默德会面,与卡塔尔签署了打击资助恐怖主义的相关备忘录。随后,他动身前往沙特吉达市与断交四国外长会面,试图劝说他们停止对卡塔尔的封锁。

穆兄会是卡塔尔危机的核心

2017年6月5日,以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埃及和巴林等四个阿拉伯国家宣布与卡塔尔断交,由此引发的海湾危机已经持续一个月有余。由四国提出的对卡13项要求清单也于本周一达到最后期限。从要求清单来看,断交四国希望卡塔尔切割与伊朗的暧昧关系、关闭半岛电视台,停止向其他国家的反对人士提供国籍。尽管这是美国和科威特高层努力斡旋的结果,但卡塔尔认为这是对其主权的侵犯,拒绝向压力屈服。而断交四国则反复强调清单内容不容商议,并威胁如果协商失败将进一步制裁卡塔尔。

事实上,尽管复交要求清单涉及各类议题,但其中的核心则是卡塔尔与穆斯林兄弟会的关系。自从2010年底阿拉伯地区爆发广泛政治动荡以来,海湾阿拉伯国家就将政权稳定列为首要关切。虽然当时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在埃及推翻穆巴拉克的街头运动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卡塔尔还是参与了由沙特领导的平定2011年巴林骚乱的军事行动。然而,随着穆兄会组织在2011年后的阿拉伯多国政治崛起,卡塔尔开始强力支持这些组织,与其他海湾国家政策背道而驰。这一方面反映了卡塔尔的意识形态倾向,卡塔尔长期收容各国的穆兄会成员,其中包括著名埃及宗教学家尤素夫·卡尔达维,半岛电视台也是穆兄会人士传播理念的重要平台。另一方面,卡塔尔认为穆兄会代表了地区未来的政治潮流,支持各国穆兄会赢得选举符合卡塔尔“小国大外交”的战略利益。

与卡塔尔不同,沙特和阿联酋视穆兄会的政治崛起为致命威胁。穆兄会企图建立“全球伊斯兰国家”的理念预示着非穆兄会控制的穆斯林国家政府都是被推翻的对象,沙特和阿联酋对穆兄会在阿拉伯国家掌权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噤若寒蝉。事实上,此次危机对卡塔尔来说也是生存之战,鉴于其历史上的多次政变和退位,如果对四国示弱很可能导致历史重演。因为当前议题涉及到各国的核心利益,卡塔尔危机自然陷入僵局。

美国在危机中的挑战和机遇

特朗普总统在四国断交之初就点名批评了卡塔尔,卡塔尔支持的部分武装组织也的确损害了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与断交四国的诉求类似,美国长期以来对卡塔尔最大的关切是其对伊斯兰极端组织的支持,美国曾在2014年将卡塔尔列为“司法纵容资助恐怖主义”的国家之一。虽然在美国的压力下,卡塔尔曾对个别恐怖主义资助者采取过限制措施,包括审判资助嫌疑人、冻结财产和严控银行体系,但是卡塔尔并未将打击资助恐怖主义作为国家重要政策,反而往往在行动中半途而废,比如审判了某些美国认定的嫌疑人却并未将其关押。

但是随着事态的扩大,美国政府也意识到此次危机带来的挑战。首先,卡塔尔境内安置了美国中央司令部所在的乌代德空军基地,它是美军在中东地区开展行动的重要设施,四国对卡塔尔的持续封锁可能会影响该基地的正常运行。其次,特朗普政府一直试图组建以伊朗为假想敌的阿拉伯“北约”,海湾阿拉伯国家是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海湾内部分裂将不利于美国未来地区政策的实施。此外,卡塔尔拥有世界第三大天然气储备,是全球最主要的液化天然气供应国,危机的恶化势必造成国际能源市场的波动。因此,在此次危机中,美国的最优策略是借机敦促卡塔尔采取更加温和的地区政策,而不是推翻卡塔尔现政权或者迫使它倒向伊朗。

局势展望

以蒂勒森访问海湾地区为契机,美国从初始的倾向于断交国一方的暧昧态度转为明显的息事宁人政策,卡塔尔也从中占得先机。在与蒂勒森签署打击资助恐怖主义谅解备忘录后,卡塔尔外长称本国是第一个“响应特朗普总统在利雅得峰会上呼吁停止资助恐怖主义”的国家,并呼吁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埃及也成为签署国。断交四国在随后发表声明称他们欣赏美国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但仍会密切观察卡塔尔的行为,并维持此前的制裁措施。由此可见,美国国务卿此次出访的目的是再次确保在中东地区盟国的美国利益,但仍难以促使有关各方在短时间内让步和解。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9_16804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伊斯兰国家纷纷与卡塔尔断交
  • 伊斯兰国家纷纷与卡塔尔断交
  • 6月5日,沙特、巴林、阿联酋、埃及等7国分别宣布与同为阿拉伯国家的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并破坏地区安全局势,阿拉伯国家联盟也宣布将卡塔尔开除出该组织。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