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守信该是政府部门行政的最低底线

甘肃图书馆职工王鹏举报“官二代”遭跨省拘捕案近日再生变化。宁夏吴忠警方改变此前赔偿3万元精神损失的承诺,决定只支付3000元,并表示如不服可上法院。王鹏父亲表示,其家人不会接受警方的赔偿决定。(1月12日 齐鲁网)

无赖,尽管不想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作为国家公器的警方,但当宁夏吴忠警方丢下那句“如不服可上法院”后,公众第一反应只能是这两个字。警方看似是将事情诉诸法律的表态,却看不到一丝对法律的尊重,相反满是权力的蛮横。

吴忠警方或许有一百个理由说明给3万元精神损失费的不合理,却忘了自己承诺在先这一个理由,就能将所有他们自以为可以成立的理由推翻。因为,诚信不仅是个人立身的根本,也是执政者行政的基础,它关系到公权力的公信力和威严,所以才有“政无信必衰”的说法。

现在,社会的诚信大环境显然还并不能让人满意。而在建设诚信社会的过程中,政府部门理应作出表率,因为政府诚信建设是整个诚信体系建设的重中之重,事关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的健康发展,事关每个企业和个人的切身利益。可宁夏吴忠警方何以视自己的这一职责于不顾,带头作出破坏诚信之举?尤其是,诚信政府更是法治政府的必然前提,因为法是以诚信为前提的,诚信是法的内在本质。如果不能以诚信作为其治事理政的基本准则,我们还怎么奢望作为执法者的吴忠警方能维护法律的尊严和权威?

诚然,精神损失费到底该怎么界定,又依据什么标准发放,现在确实还没统一规定。也正因为这是个模糊地带,所以政府部门在和个人就此达成的协议中,才更应该遵守双方共同达成的约定。目前看来,宁夏吴忠警方此前的承诺只是个口头协议,但按我国的《民法通则》规定,口头协议也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尤其是,这一口头协议被媒体以各种形式予以了记录,并广而告之,警方既然当初没有提出异议,那只能是理解为他们当初对赔偿3万元的口头协议是认可的。

其实,事情说到底,警方只是不想给外界留下自己被老百姓牵着鼻子走的印象,尽管事情起因是他们错在先,但怎么能王鹏说要赔多少就是多少,那不是给其他人造成了极坏的榜样作用,如果群起而效仿,那权力的面子何在?殊不知,这次由自己说了算挣回的面子,早在警方的出尔反尔中丢失殆尽。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_1050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