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络直播是个“筐”,可是学生不是“萝卜”

近日一款名为“水滴直播”的网络平台中出现全国多地学校的课堂直播画面,引起舆论热议。澎湃新闻采访发现,参与视频直播的学校涉及多个省份,从幼儿园至高中毕业班均在其中,直播场景多为教室,也有学生宿舍

直播课堂在全国大范围存在,是否就说明校园里确有装上监控的必要?平心而论,部分家长基于渴望“见证孩子的点滴”的心理动机,或者学校囿于“师生纠纷多发,担心百口莫辩”的尴尬现实,网络直播的引入可将这些问题巧妙化解。于是在家长的建议、学校的推动下,从学习到起居,孩子的一切都被暴露在阳光之下接受监督。但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其实反衬出学校与家长的互不信任,学生在他们的相互博弈中则基本丧失了话语权,连最起码的尊重也被一并剥夺。

家长也好,老师也好,设身处地,恐怕鲜有人愿意生活在监控探头之下。报道中,不但教室装有监控,食堂、运动场、学生宿舍等各个地方均开设了直播,画面清晰且向全网公开直播。置身于这样一种环境,学生一言一行都可能有意无意染上“自我表演”的嫌疑。特别是对于正值成长发育期的孩子而言,保不齐会因有千千万万的“观众”,而在镜头前竭力表现自己。既是出于对可能遭受惩罚的畏惧,也是出于自我掩饰的需要,这般丧失“真我”的成长之旅难言快乐和自由。

于情难以让人接受,于理也说不过去。教室仍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学生和教师在课堂上理应自由表达想法。在社会和舆论的监督之下,很容易给他们心理上造成强力的压抑感和侵袭感,这种无形的压力和约束,甚至会伤害其独立和自尊。隐私权是法律赋予我们的基本人格权利,像宿舍这类完全生活化的场所,也在直播范围之内,这毫无疑问侵犯了孩子的隐私。而一旦这些大量的直播视频流窜出去,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后果将不堪设想。

部分学校在课堂和宿舍安装监控并进行直播,即便征得了家长的同意,又是否征得镜头中每个人的有效授权?学校绝不能出于部分家长意愿,便剥夺学生的应有权益和其他家长的合理诉求。

网络直播或许迎合了某些现实需要,但其可能产生的“副作用”是深远的。对于处心积虑把直播探头嵌入课堂,装进宿舍的相关主体来说,无非是想搭载互联网+的东风,借机从中捞取一笔。

只不过,正中了某些家长希望随时掌握孩子动向的下怀。对幼儿园、小学这类比较“敏感”的场所进行合理监督,确有必要。但引入网络直播全程监控并非最好的办法。况且不是任一场所都可以纳入直播范畴,网络直播是个筐,可是学生不是“萝卜”,这个边界必须以权威的法律规章为准基

相关事件

  • 课堂直播
  • 课堂直播
  • 近日一款名为“水滴直播”的网络平台中出现全国多地学校的课堂直播画面,引起舆论热议。参与视频直播的学校涉及多个省份,从幼儿园至高中毕业班均在其中,直播场景多为教室,也有学生宿舍。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