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青瓦台魔咒”的深层次原因

朱芹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伴随朴槿惠“亲信干政门”审理进入尾声,曾一度被认为韩国唯一可以“善终”的李明博总统,也要跌倒在“魔咒”前了。4月9日,韩国检方以涉嫌受贿、贪污、逃税、滥用职权等16项罪名对李明博提起公诉。当不禁再次扼腕叹息韩国总统命运时,细究这一“魔咒”,发现它身上缠着三道链锁。

总统私欲与亲属擅权

世界上国家元首因渎职滥权和非法收受政治献金等罪名身陷囹圄的不在少数,韩国总统并非世界政治史上的唯一受审者,但韩国历届总统都难以“善终”,却是世界政治史上唯一的独特现象。

李承晚与朴正熙倒于独裁和对权力的无限制贪图,“终身总统”如南柯一梦。全斗焕、卢泰愚、朴槿惠与李明博倒于自身贪腐渎职,金泳三、金大中与卢武铉损誉于子女亲属擅权贪腐。可以发现其中一个共同的现象是,总统或因自身私欲膨胀,或因亲属/亲信擅权牟利,一再碰触法律红线,成为“魔咒”的第一道链锁。“打铁还需自身硬”,现任总统若要打破“魔咒”,对贪腐与渎职,时刻需要有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的危机感与警觉意识。

党争政斗与贪腐零容忍

前有卢武铉被查自裁,后有李明博受查入狱,李明博称是“政治报复”。即便如其所说,这恰恰印证了当初他调查卢武铉所怀的动机不纯。对总统及其亲属贪腐的调查,又增添了一层党争政斗的因素。自韩国独立运动初建宪政政体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始,党争政斗一直如影随形。李承晚在任临时政府初代总统时,即被弹劾下台。国际社会最终没有承认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为半岛合法政府,其关键因素之一也是因为其内部的党争政斗,严重损伤了临时政府的权威性。如今的韩国政府在承继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法统时,也承继了宪政体制的流弊。

韩国总统因政党选举而生,虽是国家元首,但也是执政党利益的代言人,党争政斗难免会波及到总统。而韩国社会在经历一系列大规模民主运动之后,对贪腐滥权持零容忍态度。贪腐是政党与政客不可逾越的红线,一旦暴露,即“一票否决”。党争政斗迎合社会需求,也以反腐之名打击政敌。

韩国民意民主与总统威权的对决

韩国总统屡中“难以善终的魔咒”,还在于体制上对总统权力制约的失范。韩国宪政仅给予民众选举权,对台上总统权力的制约或取缔分由检察机构、国会与宪法法院执掌,难以实施直接制约权。上台后的总统如“脱缰的野马”,除非通过颠覆性民众运动,民意才能发挥一些牵制作用。而这种大规模的民众运动也只有在涉及总统滥权或贪腐等丑闻曝光后才能催生出来,是一种“秋后算账”,而非“事先预阻”。简单来说,韩国民意民主难以容忍总统威权的暗箱交易,一旦暗箱操作被曝光,韩国民意民主的力量就会聚集而生,将之送上审判台。

总之,韩国总统的“魔咒”怎么破除?单靠改变治标不治本的“一任制”是难以凑效的,需要从体制上解开这三道链锁,对总统渎职滥权予以“事先预阻”。比如,设立总统府政治献金专门管理部门,限制或取消总统的特赦权等。韩国的财阀经济早已根深蒂固,已成为韩国国家命脉与经济发展的根基。

朴正熙的“汉江奇迹”即是得益于财阀经济的支持。政治和财阀之间相互输送利益、相互支持已成为韩国宪政的“后台”与运作模式。发家和根源于财阀经济的保守党,更是如饮甘怡。财阀经济是政治献金的沃土,根除谈何容易,但对之合理疏导实为必要。另一方面,总统特赦权为历任总统贪腐和滥用职权留有“后门”。朴槿惠与李明博被捕入狱,即便文在寅不予以特赦,他俩皆在其任期受审,由他特赦的概率甚低。但只要总统特赦权依然存在,后任总统特别是保守党一旦上台,特赦两位前总统的概率将会增大。(责任编辑 王琳)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_18360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