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央企亲儿子、民企野儿子”的弦外之音

一位民营企业家代表在江苏团的讨论中称,民企享受国家的资源少,纳税等义务却尽得多。说到激动处,他愤怒地提高音量:“央企是国家亲儿子,我们是野儿子!”(3月13日《中国青年报》)

话糙理不糙,除了“亲”和“野”具有强烈的反差意义,央企和民企的分量对比显然谈不上传奇——虽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市场化名字“企业”,相同的身份标签“儿子”。民营企业家此番情绪愤怒的慷慨陈词,既道出了民企狭隘逼仄的生存发展空间,也警醒着“母爱”的庇护何其任重而道远。

民企对“野儿子”的身份较为纠结,当然不是撒娇情绪在作祟,而是深知自身的纯正与“正宗”以及“母爱”的偏袒与不公。譬如,其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下奋力搏杀,仅占用了30%—40%的各种资源,却贡献了50%以上的GDP增量,上缴了50%—60%的税收,提供了60%—70%的社会产品及服务,解决了新增就业的80%—90%。

即便有这样辉煌成就的衬托,其遭受不平等待遇依旧,譬如:在全社会80多个行业中,允许国有资本进入的有72个,允许外资进入的有62个,而允许民营资本进入的只有41个。传统能源被亲儿子“分疆划域”。“野儿子”不受待见,周边的七大姑八大姨也免不了来“骚扰”,“吃拿卡要”成了家常便饭,今天巧立名目地收点费,明天突发奇想地要点股份,后天再出其不意地布置个接待任务……插手、刁难、挤压民企的职能部门比比皆是。

而国企,依赖着“母爱”力量的支撑——或赋予其垄断地位,或给予其特别的政策支持,或隔三差五地给补贴,坐地收钱,并且把赚得的银子大部分截留下来供自己“涂脂抹粉”。多年的“溺爱”不仅让周遭人不敢怠慢——银行宠,部门爱,还惯出了其不务正业、目中无人的桀骜性格——无论主营业务是什么,房地产热就搞房地产、电信热就上电信、能源热就上能源……哪个领域赚钱快就参与哪个,完全顾不得自己的兄弟——“民企”如何过活。

客观地说,对于国企和民企,“母亲”也想平等对待、一视同仁。从2005年颁布《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到2010年发布《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再到后来的三令五申支持民营企业……无不想为民企发展“保驾护航”。奈何让纸上的政策转变为现实的行动实在艰难,不仅根深蒂固的体制性障碍难除,就是具体操作中也要受到方方面面的利益阻挠。“雷声大、雨点小”最终使得“亲儿子”、“野儿子”的分野越加明显。

二者分野带来的直接危害便是,中国几乎所有的垄断行业都成了国有资本的专属区,国企浪费、腐败现象层出不穷,百姓不得不接受高昂的油价、电价、水价等,不得不接受来自垄断行业的捆绑销售以及乱收费。而“铁门”、“玻璃门”、“弹簧门”的愈加坚固,也让民营经济的投资渠道难以拓宽,只能被动地“融入”垄断行业产业链的“末梢神经”,充当起兄弟的“临时工”,生存环境逼仄、边缘化,举步维艰,据说平均寿命才2.9年。“国进民退”现象突出,整个市场机制的资源优化配置能力亦在削弱。

可以说,“亲儿子、野儿子”之分并不单纯是一个称呼问题,而是一个欠缺一视同仁、厚此薄彼的“母体”失衡问题——不论出身、地位、所有制、地域等,市场经济和法治社会的“母体”环境,都应当为参与其中的每一个社会主体及市场主体,制定普遍适用的法律、制度和契约,赋予他们普遍适用的权利,让其凭借各自的天赋、能力、奋斗和机遇等赢得各自应得的收益,而不应有亲野之分、近疏之别。这或许是民营企业家震耳发聩一声吼带给我们的最大启示。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_3690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2012年全国“两会”
  • 2012年全国“两会”
  • 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将分别于2012年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