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继承小平同志的外交遗产

今年2月19日,是邓小平同志逝世15周年。15年对于人类的历史是短暂的,然而,小平同志逝世15年来,中国的变化是巨大的。1997年,中国GDP总量仅为9525亿美元,居世界第七位;预计2013年中国GDP将突破9万亿美元。中国发展得如此之快,小平同志作为中国现代化的总设计师功不可没。

小平同志在外交上也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十八大后,中国处在一个新的起点上,今后10年,对于中国至关重要。在这个关键时刻,重温小平同志30多年前在谋划中国改革开放大战略时,外交上的思考和行动以及他的大思路,是十分有益的。

1977年7月21日,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决定恢复小平同志在党政军中的领导职务。1977年至1978年,是我党和我们国家酝酿重大转折的关键时刻。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举行的有历史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党的中心工作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从此,中国现代化建设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中国现代化建设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宏伟事业,外交是这项宏伟事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小平同志复出后到1979年年初,外交上进行了战略策划,抓了三件大事:

一是中美关系。中美建交谈判是在小平同志亲自领导下进行的。这时候,中美建交出现了一个机会之窗,小平同志敏锐地抓住了。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建交后,小平同志旋即于1979年1月27日至2月5日访问了美国,这是中国领导人首次访美,意义深远。

二是中日关系。小平同志于1978年10月22日至29日访问了日本。双方就《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进行了换文。这是中日关系中的一件大事。访问期间,小平同志还参观考察了日本一些大企业,向日方提出:“你们帮我们一把。”这是小平同志首次访日,非常成功。我们今天去日本,有些老人还在谈论当年小平同志对日本的访问。

1979年2月6日至8日,小平同志访问美国结束之后,再次对日本进行了工作访问。他向日方通报了访美情况,并强调《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订,推动了中美建交。

三是周边关系。1978年1月26日至2月3日,小平同志访问了缅甸和尼泊尔;1978年11月5日至14日,小平同志先后访问了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访问期间,小平同志果断地纠正了“四人帮”当道期间极左思潮对外交工作的干扰,赢得了到访国领导人的信任。

小平同志在设计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局时,外交上抓的三件大事非常值得我们今天认真领会和学习。必须看到,当时我们的外交处境相当困难。中美尚未建交;中日1972年邦交正常化后进展不大;北面苏联大军压境;由于“四人帮”对外交的干扰,我与周边关系疙疙瘩瘩;中印关系僵冷。小平同志抓的这三件大事真是抓到了点子上。

美国是当今的超级大国,综合国力全球最强。中美不建交,中美关系不大发展,对我打开外交局面是不利的。中美双方研究双边关系的学者一致认为,如果1979年1月1日中美不建交,中美建交至少要推迟5到10年,这对中美双方都是极为不利的。因为1978年卡特政府还有精力和我们谈建交,1979年就不行了,要忙于竞选连任。而1980年美大选上台的是里根,他开始对我们有很深的成见,而且比较亲台湾,要转这个弯子绝非易事。

事实证明,中美建交,两国关系大发展,对于我实行开放政策、稳定大局是有利的。

小平同志极为重视中日关系。日本是我重要的邻国,战后发展迅速,当时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离我又很近。我们搞现代化很多方面需要日本的支持和帮助,借鉴日本的经验。

小平同志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两次访问日本绝非偶然。日本对于中美关系的发展十分敏感,所以,小平同志要亲自向日方通报访美情况,争取对方的理解。

中日关系稳定了,发展了,对于我现代化建设和稳定周边关系是十分有利的。

小平同志第三次复出后,首先抓的是周边关系,这一点发人深思。中国现代化的建设,十分需要一个稳定的、友善的周边环境。如果周边国家对你疑虑重重,处处防你,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事业是很难顺利进行的。小平同志访问的几个国家,都是当时“四人帮”当道期间与我的双边关系受到很大破坏的国家。

小平同志在外交上十分注意抓住关键,分清轻重缓急。1978年,中美建交谈判到了最后,冒出了美国售台武器问题。当时外交部人都十分担心,这个问题很可能使中美建交谈判无果而终。

中方当然希望美方停止售台武器,然而,1978年要美方承诺这一点是不可能的。怎么办?在此关键时刻,小平同志当机立断,决定把这个问题先挂起来,待中美建交后再议。回头看,小平的这一决断是何等英明!美国售台武器到今天也没有解决。如果当时中方坚持要解决这一问题后再建交,恐怕到今天中美也还没有建交,两国今天相互关系中的巨大共同利益就不可能出现。

小平同志的上述英明决断告诉我们:外交上必须分清,什么问题是今天可以解决的,什么问题是明天、乃至后天才能解决的。千万不要把明天、后天才能解决的问题硬拉到今天来解决。那样做,不仅劳而无功,而且使今天能够解决的问题也解决不了了。

中国在长达100多年的时间里,是一个任人摆布的穷国和弱国。但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们走上了崛起之路。的确,建国之初国力很弱,1978年我们国力也不强。但是,在国际关系中,我们可能是最大的变量之一。小平同志深知这一点,多次说到:“我们的块头大。”当然,外交上必须有来有往,但是,中国作为最大的变量之一,我方采取主动行动,就会带来巨大变化。

1978年初和当年11月,小平同志访问了5个邻国,果断地纠正了“四人帮”的错误政策和做法。他坦诚地对对方领导人说:“过去我们做了对不起你们的事,那是‘四人帮’干的,你们原谅了我们,我们很感谢。”我们采取主动,很快扭转了我与邻国关系疙疙瘩瘩的状态。

外交是国内政策的延续,小平同志在外交上的部署和安排,一切都是为了扭住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总方针服务的。

1980年1月16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召集的干部会议上作《目前的形势和任务》的讲话中指出:“现在要横下心来,除了爆发大规模战争外,就要始终如一地、贯彻始终地搞这件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切围绕着这件事,不受任何干扰。”1992年10月12日,江泽民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强调指出:“除非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动摇这个中心。”

小平同志的上述思想,对于今天中国的外交仍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21世纪第二个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中国最大的利益是什么?中国需要紧紧抓住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具体到今天来,就是要保持发展的势头。中国今天的发展势头来之不易,那是我们经过100多年的奋斗,逐步积累形成的。一旦这个势头丧失,要想再恢复,谈何容易啊!保持发展的势头,就意味着必须保持开放的势头,对外合作的势头。中国的发展是开放的发展,如果开放的势头中断了,中国的发展势头势必中断。

中国正在崛起,外交上,我们正面临着种种困难和挑战。如何才能够妥善应对和处理?继承小平同志的外交遗产是关键。30多年前,我们外交上处境不好,但是由于小平同志为我们制定的方针正确,行动及时果断,很快扭转了局面。

“咬定青山不放松”,牢牢抓住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切有利于保持我发展势头、开放势头、合作势头的事,都应当坚决地、毫不犹豫地去做;一切不利于保持上述势头的事,都应当坚决摒弃。

继承小平同志的外交遗产,这是我们对小平同志逝世15周年最好的纪念。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_6790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