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城”是“快熟式”城镇化的消极结果

近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在江西新型城镇化论坛上强调,城镇化的核心是改革,并不是“投资拉动经济”模式的延续。在他看来,随着城镇化话题的升温,相当一部分人期待城镇化规划出台并由此形成政府加大投资的路径依赖。他认为,这是错误的,所有人必须转变观念,否则期待就会落空。乔副主任强调,目前城市摊大饼式扩张、农业转移人口难以融入城市社会等问题在我国城镇化过程中非常突出。

确实,我们看到了,中国迎来了新一轮城镇化建设大潮,这本来是发展的好机遇,但是,一些人却借助推进城镇化之名,不行城镇化之实,而只是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开发投资,对真正的城镇化实质内容弃之不顾。建筑是起来了,产业没有上去;房子是增加很多,人流物流没能集聚,所谓的“城镇化”只是“化”起了有建筑规模的城镇,这种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在乔润令看来,我国很多地区的“城市供给”已经过剩,“有城无业,有城无市,有城无人”的“三无”现象严重。

乔润令指出,“据我们调研,几乎每一个大城市附近都要搞一个新区,其规划占地和人口甚至于远远超过老城区。”他直言:现在不止鄂尔多斯,很多地方都出现了“鬼城”的现象,即使北京和天津之间也有空城。(8月7日 新华网)

显然,“鬼城”现象已成为当前中国城镇化过程中的一个严重现象,这种现象如果继续发展,将成为中国式的“底特律”,将是城镇化发展中的失败案例。中国“鬼城”与底特律破产的区别只在于:底特律遭遇破产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人口急剧下降导致税收同时大幅下降;二是市政项目支出依然庞大;三是金融危机的影响依然较大。中国“鬼城”的形成主要也有三个:一是因为人口没能聚集起来,更谈不上税收增加;二是基建设施建设投入很大,房子建了很多,但没能形成真的城市,财政缺口靠继续卖地来填补;三是利用融资平台向银行借款,押下去的是政府的信誉,到时还贷还得摊到民众身上。

底特律是曾经大发展大繁荣后再萧条、破产的;中国的“鬼城”却是尚未发展、见不到一丁点繁荣就已经萧条了,死气沉沉。底特律是因犯罪率居高不下、城市陷入萧条,大量中产阶级人士离开,曾经有200万人口后来只剩下70万人,市郊大片区域荒芜破败;中国的“鬼城”却是建起来后就很少人住进去,尚未繁荣就先萧条了,根本无法引来城区人口基本数量,整片的商业区没有商业,住宅区没有人住,更不用说建筑物周边片区荒芜了。底特律的债务庞大,欠下180多亿美元的长期债务和数十亿美元的短期债务,底特律的破产成美国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城市破产案;中国的“鬼城”投入的大量资金是靠政府的信誉从银行借来的,造成地方债务严重,如果是把中国很多地方的“鬼城”所引起的债务加起来,将大大超过了“底特律”。底特律是破产了还在艰难运转;中国“鬼城”是还没有破产却几乎没有在运转。

据调查,中国一些城市的房地产项目空置率达40%—60%,有些中西部城市的房地产项目空置率更高达70%-80%。这既造成土地等资源的极大浪费,而且还带来了债务、城市发展障碍、失地农民就业问题等诸多难题。

实际上,中国前20年一直在做城镇化建设,现在又进入新的城镇化快速发展的时期,之前的城镇化有一些成绩,主要是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城乡差距,把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等,但是,也落下了不少的毛病,仅是基建、建筑规模扩大,产业未能同步增加,人流物流没能很好聚集,新城镇造成了新的贫困。比如,被征去土地的农民们,变成了既非农民(没有土地耕作了)亦非居民(没有享受到真正都市人的待遇),当出售土地的钱用完了,就不知该怎么办了,没有就业去处,没有新的收入来源,“进城了”却成了新的“无业游民”,所以,如果现在城镇化建设延续老路,就将走进死胡同,那是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是一条没有前途的路。走城镇化转型的新道路,势在必行。

乔润令分析指出,未来的新型城镇化应具备三大特点:其一一定是体制变革的过程。第二,新型城镇化一定是以人为本。第三,新型城镇化一定是城市转型的过程。

城镇化是中国未来发展的重大战略,也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进行结构调整的重要一环,从宏观发展的积极趋势来看,城镇化既可以拉动投资,更能拉动需求,是挖掘潜在国内内需的重要关节点,中国经济未来的健康发展需要城镇化,城镇化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但是,新型的城镇化必须摈弃原来的老模式,实行新型的模式:一是要高效、集约地利用土地,最大限度地提高土地的利用率;二是要在推进基建和房地产建设的同时,大力推进产业化建设,新城镇不仅是建起一大片新的商住区,而且要发展城镇产业,“产城”结合,以产业支撑城镇;三是聚集人流物流,发展城镇商业、服务业,促进就业和消费;四是促进人的“城镇化”,推进新城镇文化设施建设,加强教育培训,提高进城人的文化素质,建设城镇新文明。

城镇化是乡村、城郊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自然结果,而不是人为加速推进的结果,不能为城镇化而城镇化,更不能因盲目城镇化而造成一座座“鬼城”。中国之前出现的“鬼城”现象,很多是地方政府对城镇化过多干预的结果,是“快熟式”城镇化带来的消极结果。在新的城镇化进程中,要充分相信“市场”对城镇化发展的积极推动作用,少些行政干预,避免政绩驱动,让城镇化更可持续发展。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_7840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