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何帆:当下中国经济如何克服“三难”选择

2016年2月27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6年一季度)”报告会在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后SDR时期中国宏观政策框架的重构”。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财新智库首席经济学家何帆博士指出,当下中国经济遇到了三难选择。

中国经济有三个目标:经济增长,保持一个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率;充分就业,创造充足的就业岗位维持社会稳定;金融的稳定性,局部性和系统性的潜在的金融风险必须引起关注。何帆表示,这三个目标都很重要,但是选择其中任何一个目标都有可能和其他两个目标出现冲突。

如果选择经济增长,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采用传统发展模式,由政府投资基础设施、重化工业、房地产等行业,但是这些资本密集型行业并不可能产生足够的就业岗位满足社会需求。而且可能会带来了一些后遗症,例如银行体系中不良贷款增加,地方政府的债务增加,潜在的金融的稳定性。

如果选择充分就业,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发展服务业,服务业括高端劳动力的就业和非熟练劳动力的就业。制造业升级换代是用机器替代劳动,因此制造业不可能创造足够多的就业岗位。另外,制造业增长速度放缓,发展服务业能够维持较高速的经济增长的说法是不正确的。以传统的服务业为代表,抛开互联网+等流行的服务业,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速度是慢于制造业劳动生产率提高速度的。服务业比重越高,中国潜在增长率就越慢,因此转型对中国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金融业会带来深远影响。

传统模式下,金融业主要是银行业,银行业主要客户是制造业,实体经济和金融匹配模式很好。当制造业企业到银行要求贷款时,银行会要求提供抵押品,但制造业企业是有抵押品的,例如土地,厂房,机器等,而且在原来高速增长时,制造业的流动性非常稳定,劳动生产率提高速度很快。

现在鼓励万众创新、大众创业,但很多服务业里的创新企业到银行要求贷款,但自身是没有足够的抵押品。而且现有的银行体系在原来经济基础上很难判断是否是好的投资机会,是否最终会出现成功的服务业企业。所以最终结果就是服务业发展,金融行业中不良贷款增多。经济转型要求金融稳定,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各国都在去杠杆化,唯独中国在加杠杆。因为经济繁荣时杠杆率高,人民的获得感强,但是在经济下行时去杠杆或去杠杆太快会引发螺旋型下行的机制。这样可能会影响到增长目标,如果中国经济出现了硬着陆,又会影响就业。

何帆博士认为,最重要的是一个相对稳定比较高速的经济增长,不能低估经济增长放缓的风险。新常态情况下,经济进入了新阶段,潜在增长率下降,风险是不一样的。在经济高速增长时低一点没有问题,但是在经济低速增长时,很多内在机制触发各种螺旋型下降的机制。所以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可能会遇到风险。

何帆指出,保持稳定高速的经济增长需要政策保障。首先是刺激政策,其中货币政策要关注到PPI在持续下降,包括GDP的平减指数已经为负。同时运用财政政策政府可以通过购买公共服务的方式,给私人部门提供更多需求的机会,把经济稳住才能够更好的推动结构性改革。通过减少过剩产能和去杠杆解决结构性改革中经济阵痛,短期内经济不可避免地下行,但并不一定所有结构性改革都一定使得经济往下走,要寻找一些结构性改革创造新的需求的机会。重要的是服务业的开放问题,政府可以利用医疗卫生行业改革成功的经验推动更为艰难的能源、国有企业、通讯行业等等领域的改革。

最后何帆提到,需要借鉴美国罗斯福新政的经验,把已有的政策重新组合打包,政策组合必须要有足够的王牌能够向市场释放出来明确的信号,提振市场的信心。将政策重新设计之后,用一个足够有说服力的方式表达,如果中国经济能够保持稳定,解决人民币汇率问题就会变得容易很多。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0_14475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