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只是美国选举制度开出的其中一朵奇葩

叶青林 福建东南卫视台主持人

有人说,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初选因为出了特朗普这个“奇葩”而变得有意思起来。让很多政治评论家大跌眼镜的是:原来只是被认为是来搅下局,为自己增加点曝光率的特朗普在共和党的初选里“假戏真做”了,而且越来越入戏,越演越真,而且支持度越来越高,把共和党内其他对手远远抛在后面。甚至已经有人预测今年11月8日就是他与希拉里直接对决了。于是,人们开始对这位说话颠三倒四、出言粗鲁、明显的种族主义者有了更多的关注。不论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都觉得特朗普的存在是美国选举制度的一大讽刺。政治评论家也开始反思为什么会跑出一个如此非典型的政治人物,是美国的民主出了问题?还是美国的选举制度出了问题?还是美国的社会结构出了问题?尽管很多人都认为特朗普是这次选举中横空出世的,特朗普是这次选举的一朵“奇葩”,特朗普终将被“理性”的美国选民最后所抛弃,但我却始终认为特朗普就是美国的选举制度,美国的民主制度浇灌下必然会开出的花,结出的果。

中国学者张维为教授很早就指出,美国的民主制度原本就有三个天生的基因缺陷:

第一,美国的民主认为选民是理性的。在任何一次选举中,大家都在期待和呼唤理性的选民最后会帮美国选出“最合适的领导人”,但是,每一次美国的选民都在失望中迎来两个烂苹果中那个比较不烂的一个,一旦选举机器开动了,最热衷投票的那群人并不是最理性的人,从结果来看,远的不必说,最近的两任美国总统很优秀吗?不论是小布什还是奥巴马,我想美国人民应该比我更有判断权!我记得有一个中国的知名学者说过一个上海浦东区委书记可能都比他们更加胜任!所以,不理性的选民永远不可能选出那位“最完美的总统”,一个有影响力的知名人士,就可以瞬间瓦解推翻一个负责任的学者几十年的研究成果,特朗普只是他们中“表现突出”的一位。

第二个缺陷:“权力是绝对的”。这次美国大选共和党的初选,特朗普的口号就是把这种“权力是绝对的”,做了最极致化的诠释,蓝领白人缺少工作机会是拉美移民的问题,美国中产阶级的分化是“中国制造”带来的,美国经济的衰退是全球化的后果,他们似乎原本理应享有这些绝对的权力,而从来不必去思考自己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权力是绝对的,责任和义务是别人的。虽然理性的选民和政治评论家认为特朗普的口号是荒谬的,但是,那些这么多年来在“权力是绝对的”土壤中成长的支持者们来说,能让我宣泄我的不满,那又何乐而不为?想象着特朗普说不定真的会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筑起长城保护他们的绝对呢!这种“权力绝对化”带来的“权利的封闭性、权利拥有者的孤立性,以及社会责任感的匮乏”,正是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身上最显著的标签。

第三个缺陷:“程序是万能的”。这几十年来,我们看到美国的选举制度的日益游戏化:美国的民主也变成了以“游戏民主”为核心的程序民主,只要程序正确,谁上台都无所谓。正是在这样的思维下,原本可能只是想在选举中“游戏一把”的特朗普,看到自己的脱序表演竟然有这么的观众,于是越演越投入,看戏的越来越投入,最后就变成今天的“假戏真做”了。这次有特朗普,下次一定还会有另外一个德朗普,因为在这样的选举制度下,看戏的希望有更多的小丑来让自己四年宣泄一次,演戏的总是不择手段聚集眼球,就像共和党一开始只是希望特朗普的“离谱表现”可以让更多人关注共和党的初衷一样,只不过没想到,戏开演了,就停不下来了!

中国有句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什么因结什么果,在有这样选举基因的土壤中能选出多么优秀的领导人本来就不值得期望,特朗普也并不只是今年偶尔开出的一朵奇葩而已,未来只会还有更多!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0_14615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2016美国大选
  • 2016美国大选
  • 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举行,此次是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100个议席也会进行改选以产生美国第114届国会。选举人团将首先被选出,再由选举人团于2016年12月17日选举产生总统和副总统。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