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黄马甲”的疯狂,马克龙的生机?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黄马甲”示威从街头民主,开始走向暴力疯狂,已经完全变味。

3月16日,“黄马甲”运动迎来第18个周末。这是一场疯狂的浩劫,当天3万多人(《费加罗报》称3.23万人,示威组织者则称超过23万人)在法国全国参加了游行。巴黎街头示威人数约为1万人。按照法国内政部的说法,此次游行示威中参加打砸抢的暴力分子有1500人,巴黎警方逮捕了200多名破坏分子。

当和平示威变成街头暴力,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一片狼藉。街头报亭、商店和酒店被砸成了垃圾场,甚至银行也被放火。对此,法国内政部长谴责打砸抢者是杀人犯,法新社则称是“世界末日”。马克龙也中断了比利牛斯山的度假,赶回巴黎“救火”。

“黄马甲”运动持续4月,一直伴随着暴力,而且还出现了反犹行为。这次暴力升级的示威游行,除了打砸抢烧,还直接喊出了“马克龙下台”。这也凸显,4个月来马克龙对“黄马甲”运动的绥靖政策完全失败。马克龙取消燃油附加税,并未阻止“黄马甲”们走上街头,而且在短暂的平息后变本加厉。

显然,“黄马甲”运动,不是某个行业或群体的“独唱”,而是整个法国阶层对政府不满的“大合唱”。而且,这个“大合唱”,还越过法国延烧至欧盟、以色列甚至加拿大。法兰西向西方社会输出街头民主并不令人意外,然而法国巴黎街头却一再演绎疯狂的“全武行”,则是法兰西的讽刺和耻辱了。

更尴尬的是,马克龙为了解决“黄马甲”已成习惯的街头暴力,还专门举行了“全民大辩论”。两个月的全面辩论,似乎并没有让法兰西民众明白理越辩越明的道理,反而让一些趁火打劫者看到了马克龙的软弱。因此,3月15日刚结束辩论,3月16日就有了这场“世界末日”的街头暴力运动。关键是,大辩论期间的示威游行人数减少,让马克龙相信了他的怀柔之策奏效了,于是出访又度假。但是,更疯狂的暴力示威让人们警醒。当法国经济陷入低迷,社会民生面临困窘,尤其是现实与民众预期出现偏差,燃油附加税就激起了法国民众走向街头的冲动,通过游行示威来表达自己的愤怒。至于示威群众穿上“黄马甲”,不过是法兰西人彰显自我个性的外在标签。

然而,疯狂“黄马甲”,惊醒法兰西。“黄马甲”本没有错,游行示威也是民主社会的常态。但是当暴力分子穿上“黄马甲”,在巴黎、在法国各地制造街头暴力,“黄马甲”运动就变质异化了,不仅成了马克龙的耻辱,也成为法兰西的丑闻。正因为如此,从度假地赶回法国的马克龙愤怒了,称“黄马甲”是“杀戮者”,要“毁了法兰西共和国”,“所有参与者”都是同谋者。此外,法国总理菲利普、内政部长克里斯托弗也都谴责街头暴力行为。

4个月的煎熬,不断的妥协,甚至通过“全民大辩论”让法国人作出理性的选择。但是,法国经济不行,社会民生堪忧,政府好听的话也劝不住为生活焦虑的民众,走向街头就成了法国人舒缓怨气的直接选择。因而,“黄马甲”运动既是法式民主使然,也是马克龙执政缺失所致。但是,不管政府无能还是民主滥用,暴力都是不可原谅的。

马克龙政府要对“动粗”的“黄马甲”下手了。一方面,马克龙政府正准备禁止在香榭丽舍大道游行示威;另一方面,法国议会也正推进《反打砸分子法》立法。虽然法国左右势力均对该法存在争议,但是3月16日的街头暴力,或会平息法国议会的争执,并助马克龙一臂之力。有了法律武器,制止“黄马甲”运动就名正言顺了。此外,马克龙发起的“全民大辩论”后,法国支持“黄马甲”或愿意参与其中的民众从70%降至50%左右,反对“黄马甲”运动的民意则从11%升至30%。

值得一提的是,“黄马甲”运动从最初的十余万人和平示威到3月16日的3万人示威,但1500万打砸抢,“黄马甲”运动在法国显然已经变成了“一小撮”,也被媒体称为“最后的疯狂”。正所谓,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黄马甲”运动越来越暴力越来越疯狂,不仅失去民意支持也给马克龙政府提供了铁腕解决的契机。

经历“黄马甲”运动历练的马克龙,或从政治红人成长为成熟政治家。“黄马甲”的疯狂,马克龙的生机。(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1_20315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