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针对土耳其的决议会"逼反"对方么?

陶短房 国际问题学者

当地时间12月11日,美国参议院以全票赞成、零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了正式承认土耳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对境内亚美尼亚人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无约束力决议。此前一天,这项决议在参院外交关系委员会获得全票通过,而类似决议早在10月底就由美国众院表决通过。

和10月底在众院通过类似决议一样,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称之为“正义和真理的胜利”,并代表亚美尼亚人对美国国会表示了感谢。同样和10月底一样,土耳其政府、外交部第一时间对这种“损害美土关系未来”的行为表示了“强烈谴责”。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及大战期间,当时在奥斯曼土耳其境内的亚美尼亚少数民族遭到迫害,战后由西方历史学家得出的结论称“奥斯曼军队杀害了120万至150万亚美尼亚人”,而土耳其官方始终拒绝承认“大屠杀”或“种族灭绝”的定义和奥斯曼帝国责任,仅承认亚美尼亚人在战争期间“人口减少数十万人”,并将责任归咎于“饥荒和种族间矛盾,及由此造成的种族间仇杀”,意思是亚美尼亚人自己也要负一半责任。

冷战期间出于共同对抗苏联-东欧集团的战略需要,欧美各国官方普遍隐忍甚至压制其国内要求“为历史正名”的呼声,以换取土耳其继续作为抗苏“前线国家”留在北约阵营内。但随着冷战的结束、苏联的解体,压力骤减的西方各国普遍产生了“不要惯着土耳其人”的想法,欧盟国家率先发难,以“土耳其不承认‘种族灭绝’罪行”为由,将一心加入欧盟的土耳其一次次拒之门外,而在特朗普上台前,美国出于全球战略的需要,仍然在这一问题上保持相对低调。

在当时的美国看来,作为北约军队规模仅次于自己的国家(质量则是另一回事),土耳其的亲附,对自己抗衡俄罗斯压力、控制东地中海这个全球战略要点密布的“五海三洲枢纽”,还是相当关键的。美国在土耳其境内拥有多个大型军事基地(北约基地),这些基地向东北可以威慑俄罗斯,向东南可以辐射大半个中东,和海湾及迭戈加西亚岛上驻军遥相呼应,向西南则能控扼东地中海,与部署在意大利的第六舰队等单位成犄角之势。正因如此,历届美国政府对土耳其、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直采取相对绥靖的态度。

但特朗普上台后出于“美国第一”的思维定式,对“不听话”的埃尔多安趋于强硬,而埃尔多安则长袖善舞、纵横捭阖,从“土耳其利益最大化”“自己政治利益在土耳其利益中最大化”的原则加以应对,双方矛盾日益凸显。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爆发旨在推翻埃尔多安的未遂政变,事后埃尔多安指责美国和特朗普是“幕后黑手”,两国关系更趋紧张。

出于对美方防空系统的不信任(埃尔多安认为部分亲美空军官兵参与了“7.15”政变),土耳其不顾美方强大压力,执意购买了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美方为此拒绝按原先协议,向土耳其交付F-35隐身战机,并威胁作进一步制裁。

F-35战机对土耳其军事体系至关重要,土正在建造中的轻型航母“标配”就是这种战斗机的短距起飞型,如果没有了F-35,航母就成了摆设。更何况土耳其作为北约盟国,自身也参与了F-35这种“北约统一战斗机”的开发和投资,既然还是北约盟国,岂有不让用“自己开发的飞机”之理?正因如此,土耳其前总理达武特奥卢等人才会在不久前发出“如果美国国会通过上述决议,如果美国拒绝提供F-35,土耳其应考虑收回两座美军所使用在土境内军事基地”的威胁,一些更激烈的土耳其强硬派人士甚至发出“退出北约”的声音。

但事实上,特朗普对土耳其的态度是复杂的,既有较前任更硬之处(如前述各项),也有较前任更软的地方,如今年10月6日,特朗普单方面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将一直依附于自己的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出卖”给跃跃欲试的土耳其,就是在和埃尔多安达成默契后的举措,一个月前的11月13日,埃尔多安还亲赴白宫,和特朗普握手言欢,一副“什么事都好商量”的姿态。

如前所述,特朗普和埃尔多安都是“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现实主义者,当这两个“我最大”相碰撞且彼此各取所需时便“你好我好”,反之则“火星撞地球”,叙利亚问题方面双方属于前者,而F-35方面则属后者。与之相比,国会、尤其国会中民主党人对土的态度实际上较特朗普更简单、更“一边倒”,因此率先将一战中土耳其针对亚美尼亚人的行为称作“大屠杀”和“种族灭绝”的是美国国会,而特朗普其实是相对低调的一方。

土耳其和埃尔多安“跳脚”是必然,但“倒向俄罗斯”却实在想多了:历史上土耳其和俄罗斯间曾发生过12次大规模战争,损失了黑海沿岸大片国土,而俄罗斯自沙俄时代起就觊觎土耳其海峡,一心想打通海峡,冲出黑海,只是几次契机都被土耳其方面如有神助地躲过。如果说美欧和北约对土耳其是“要你病”,俄罗斯却绝对可能“要你命”,精明如埃尔多安又如何敢“与熊谋皮”?

更何况,土耳其是北约国家,装备体系也完全北约化,在个别子系统上采用非北约装备(如俄罗斯防空导弹、韩国坦克和此前的中国火箭炮)是可以的,但“更进一步”就会乱套,且俄在苏联解体后军工体系元气大伤,实际上也无法完全填补北约“空缺”后的土耳其装备体系空白。别的不说,即以战斗机论,俄前途未卜的苏-57完全无法替代F-35在土耳其军事体系中的既定角色,而俄方极力兜售的“现货”苏-35,在土耳其军方看来,未必比土自己已获得国内受权生产资格的F-16最新型号强到哪里。正因如此,埃尔多安和土耳其才会扭扭捏捏、软硬兼施、一哭二闹地央求美方恢复供应F-35,大有“你不给我F-35我死给你看”的气魄。

在可预见的将来,土耳其都将是北约范畴内一个别扭的盟国,这是历史、现实、相互利益最大化,以及地缘政治和地缘地理的必然,相关各方都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2_21595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