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禁烧秸秆的标语中,咀嚼出悲哀

日前,焚烧秸秆很火,相应地,禁烧秸秆也很火,具体则体现在那标语上。

“飞机已经上天,地里不准冒烟”、“谁家麦茬谁家管,焚烧拘留加罚款”、“上午烧麦茬,下午就拘留”、“全面禁止秸秆焚烧,坚决查处第一把火”、“蹲到地里点把火,拘留所里过生活”……见到此类标语,让人唏嘘之余更感到悲哀。

对于农民焚烧秸秆事宜,当下确定的是,并没有足够的依据能够坐实“焚烧秸秆致雾霾”。其次,不换位思考、多想想农民的为难,反而以“城里人看乡下人”的视角来治理,无形之中侵害到农民的利益,焚烧与禁烧之间,难免会有下一个乃至下下个16年——自1999年起,秸秆禁烧已“狠抓”16年。

退一步说,暂且不论工业废气、汽车尾气等才是雾霾的主要成因,以及如今的雾霾实际上在三十年前就已埋下伏笔。纵使焚烧秸秆确实是雾霾的“罪魁祸首”之一,便可对焚烧秸秆的农民采取严刑峻法么?宣传标语中,不是罚款,就是拘留,赤裸裸的语言暴力,是否似曾相识、感觉时光倒流?

曾经,亦是如此的歇斯底里——那些岁月虽已逝去,但依旧在时间的年轮里留下了斑斑痕迹。瞧一瞧那些年的计划生育口号:“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国家兴旺,匹夫有责;计划生育,丈夫有责”、“能引地引出来,能流地流出来,坚决不能生下来”、“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再细细对照如今禁烧秸秆的标语,虽说已没那么残忍和夸张,但思维逻辑以及给人的直觉印象是不是如出一辙?

是的,一样的让人感觉不到“程序正义”——拘留或罚款总该有法律程序吧,说拘就拘、说罚就罚,法规的刚性何在?一样的粗暴野蛮——凭什么蹲到地里点把火,就拘留所里过生活?“”的点火理由说给谁听?一样的浮夸、虚假,是一种语言污染、精神污染——“我”就烧了把草,何以“害人害己害子孙”?假若“我”都吃不上饭了,“综合利用人人夸”又有何用?

正因如此,才让人深觉悲哀。很难想象,大力提倡为民服务,强调依法治国,物质基础又已极大改善,生活方式也是全球化,以及权利意识更是日益觉醒的今天,一些地方的话语逻辑、思维和行为方式,却依旧停留于那个“野蛮时代”。鉴于此,似乎也就能理解,为何整个社会舆论总是呈撕裂状,公共理性总是难以生成——“以吏为师”的国度,官方口吻有时竟如此冰冷,又何以起到净化作用?而官方思维与民间思维存在如此大的代沟,可不鸡同鸭讲、一地鸡毛?

乔治·奥威尔说,“有什么样的生活就会形成什么样的语言,而什么样的语言则又会强化最初的原因,导致相同结果的强化”。与此同时,无疑也说明法治社会的构建以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依旧任重而道远。

真心期待,不久以后,宣传标语中不会再把人民视为“假想敌”,官方的口吻会更加的人性化、具有人情味,整个公共言论空间,充满的是理性、温和和真诚。

相关事件

  • 烧秸秆屡禁不止
  • 烧秸秆屡禁不止
  • 近日,北方城市的雾霾让越来越多城市居民感到无法忍受,而秸秆焚烧则被不少媒体、专家和部门指为雾霾“罪魁祸首”之一。自1999年国家环保总局、农业部等6部局联合发布《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管理办法》至今,秸秆禁烧已“狠抓”了16年之久,仍旧是“屡禁不止”。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