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当选,美国会走向衰落?

美国的体制依然运转良好,因此特朗普要制造大恶并不容易;但要真正实现选民所期待的改变、“让美国变得更伟大”,同样也不容易。

特朗普击败希拉里,当选美国第45届总统。

美国社会“拼爹”严重

不得不说,这是美国民众求变心理在起作用。近年来,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经济、社会矛盾日趋尖锐。经历7年多的萎靡后,美国经济直到去年才略显复苏迹象。然而,失业率虽有下降,工资增长却并不明显,中、下层民众的生活没有得到改善,有近5000万人要靠食品券生活。很多美国人感到,“美国梦”正在褪色,“拼爹”的严重程度超过任何发达工业国家。

与此同时,很多人还要和非法移民抢饭碗,眼看着上大学的机会被分数低很多的黑人青年在“种族平权”的名义下占据。而在社会领域,同性婚姻合法化、变性人可以按照他们宣称的性别上厕所,也让很多虔诚的基督徒感到根本不能接受。

但面对这一切,你甚至不能说半个“不”字;否则,就可能触犯美国社会“政治正确”的天条。不过,随着口无遮拦的“大嘴”特朗普当选,很多美国精英认为,美国的衰败就要来了。股市是社会现状的晴雨表,特朗普当选的消息一传出,全球股市瞬间“闪崩”,美国三大股指期货暴跌,标普500和纳斯达克指数期货一度跌停至熔断。此外,日本、欧洲股市也都全部暴跌。

特朗普不会带来大改变

事实上,人们无须如此紧张。在我看来,特朗普上台,并不会给美国社会带来太大改变。改变是一个中性词汇,可能意味着巨大的惊喜,也可能是巨大的失望。由于美国的体制依然运转良好,因此特朗普要制造大恶并不容易;但要真正实现选民所期待的改变、“让美国变得更伟大”,同样也不容易。

首先,造成民众不满的很多问题,其产生有一定的必然性。比如贫富差距和蓝领失业问题。这一问题的一个重要根源是全球化:一种产品不但可以在国内卖,还可以在国外卖,市场的扩大带来成本的降低和利润的增加,但这种利润更多分配给了母公司的企业主和高管,而不是参加生产过程的普通劳动者。特朗普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让美国企业撤回到国内以制造就业机会,这样做的可行性首先存疑,跨国公司未必愿意,即便它们最终出于种种考虑不得不回到美国,成本的上升也会大大降低它们的竞争力,最终受害的还是劳动者。

其次,特朗普制造了一个分裂的美国,最终会自食其果。美国精英和媒体反对特朗普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特朗普的竞选手法:侮辱对手、寻找替罪羊然后鼓动民众的仇恨、很多政纲信口开河毫无逻辑,这些指责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特朗普通过制造分裂上位,而要施政顺利就要弥合分歧,但这并不容易。在普选票上,特朗普只比希拉里多了1%,显示有差不多一半的美国人并不认同他。共和党虽然同时控制了参众两院,但其高层对特朗普并不买账,加上民主党的反对,这样一来,特朗普的那些政纲有多少能落到实处就要打一个大问号。

再次,奥巴马就是前车之鉴。奥巴马在当选总统之前只当过两年参议员,政治经验比完全没担任过公职的特朗普也好不到哪里去;8年前,奥巴马也是打着“改变”的旗号当选的,当时可以说是众望所归,获得的选票和认同比特朗普高了不知多少。但8年下来,所谓的“改变”根本有名无实,旧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又蜂拥而至。可以说,正是因为奥巴马“改变”不力,才催生了特朗普的上位。奥巴马的案例证明了,“改变”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从全世界的情况看,人们出于对现状不满选择的很多“政治素人”,最终其实都达不到民众期待的标准,民望迅速高开低走是普遍现象。特朗普恐怕也很难逃脱这一规律。

此外,特朗普在外交领域进行改变的难度也很大。和内政不同,美国总统在外交上的权力和能动性比较大,受到国会和民众的掣肘比较少。但即便如此,由于美国外交政策有相当的延续性,总统个人的作用其实没有想象那么大。奥巴马上台之初,满是理想主义,试图和伊斯兰世界和解,关闭关塔那摩军事基地,减少对外干预,但8年下来基本无功而返。特朗普的总体外交设想是奉行孤立主义,减少对外干预,和俄罗斯搞好关系,不容许朝鲜拥有核武器,让日本、韩国等盟国自己武装自己,这些主张和美国目前的外交政策有不小的距离,实施过程中肯定会大打折扣。

还是那句话,即使特朗普当选,美国社会也不会有太大改变。况且,美国有一套相对完善的行政机制,有其运行的逻辑。别看特朗普平时说话乖戾,一旦当选进入到“体制”,他也必须遵守美国社会那一套秩序。

相关事件

  • 2016美国大选
  • 2016美国大选
  • 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举行,此次是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100个议席也会进行改选以产生美国第114届国会。选举人团将首先被选出,再由选举人团于2016年12月17日选举产生总统和副总统。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