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回应民意期许,终结立体污染

两会开幕,环保生态问题,自然成为代表委员们关注的一大焦点议题。这当然是因为最近环保事件频发,从空气到水质再到土壤,都时有污染消息传出,几乎是被水陆空全方位污染阴霾所裹挟。

媒体有更为数据化的精准描述:“四分之一国土持续雾霾、九成地下水遭污染、1.5亿亩耕地受重金属污染……”(3月3日新华网)而要为每一种污染中心语,找一个地理性质的定语前缀,相信每个人给出的答案,可能都跟自己所处地域的相关性更高,而不一定与新闻趋同。如媒体都聚焦北京“雾锁连城,十面霾伏”,但保定、石家庄,或大庆、牡丹江的空气污染指数未必就比它低。你随便下个空气污染指数的APP,每日瞅一下全国空气污染排行,就知道每日位居污染榜首的若是小城,可能连获得足够的舆论关注资源,都是奢求。关注都稀缺,又何谈治理动力?

同样,若地下水遭污染真达“九成”,那么关注地下排污的维度,也不止一个山东潍坊;湖南重金属污染,因镉超标的毒大米,再受关注。但是土壤污染,重金属超标的又何止一个省市?

在大气、水质、土壤一体化的污染格局下,无人能独善其身。土壤污染信息,绝非什么国家秘密。同理,所有的公共环保信息都应尽量公开,所有产生污染的温床和土壤,都应竭力铲除。

前一段,温州民间有人出重金,重赏“泳夫”。就是因为河涌污染,触目惊心。杂物垃圾阻塞河道,本该成为一道城市靓丽风景线的城市内河,却因为一些企业的违法排污,和一些生活垃圾的无序管理,直排入河,让城市河涌成为恶臭污浊异味熏天的一条盘亘的“黑龙”。

民间重赏,其实就是一种情绪发泄,是民间抗议环保不力的行为艺术。不能只当做饭后茶余的谈资,而应重视其中蕴藉的民意诉求。而且,这样的行为也是有可资借鉴的制度源头的:很多年前,广州河涌治污时,就有领导带头游河涌的“表决心”做法。但是,不管广州还是温州,也不管是治理空气还是土壤、地表水还是地下水污染,都不应是民怨沸腾后的无奈倒逼之策,也不应是领导为了政绩心血来潮之举。

我们倾力关注环保议题,不仅是外在的审美的需求,也非领导的政绩需要,而是最强烈最执着的民意使然。宜居和谐的生存环境,是环保的唯一目的和我们的最终要求——面对这沉甸甸的,哪个部门还好意思再以“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公布那些事关全国民众健康权的污染信息?

前一段,长治水污染,市长去职,一共38位相关责任人被处理,这也被视为十八大后的治污的一记重拳。对环保问责,权力纠偏的民意期许,两会理当回应。而这种回应不是像某些地方环保部门急着登整版广告表功,而是当辅以制度革新,当问责制度化常规化,让环境维权成本降低,有法可依。恶性污染事件,涉事企业应该承担“惩罚性赔偿”,要罚疼它,而不是隔靴搔痒。

这就有待《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侵权责任法》等相关法规的适时修订增补,适应新形势新需求。而两会正是全国各界精英汇聚,共商国是的最好平台。这时达成共识,并力促落地执行。所幸,我们也听到了这样的利好消息“综合治理城市大气污染等建议被采纳”“把推动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履行职能的重要着力点”。

希望今后的环保执法,能力挽狂澜,缓解目前窘境。碧水蓝天,海晏河清的环境,更为可期。摘掉防尘口罩,防毒面具啥的,自由呼吸清新空气。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3_6565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