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斯诺登的“泄密”是最好的佐证

美国“棱镜门”继续发酵。令人们耳目一惊的是,据斯诺登近日向香港媒体爆料称,美国政府事实上已入侵中国大陆与香港地区网络达4年之久(见环球网2013年6月13日)。此言一出,立马成为中国网络热议焦点。

笔者点击香港几个主流网站,对此消息的网贴,什么“以前指责中国网络入侵美国,现在好了,是贼喊捉贼”;又说,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互联网的根服务器就在美国,它可以窃取世界的信息等等充斥网站,令人感觉到一股情绪正在发酵。

斯诺登关于“美国入侵中国网络已达15年,攻击的目标上百个”的爆料之所以令公众有几分可信,除了他的身份曾分别任职美国中情局担任技术助理和美国安全局当雇员外,还在于他本来与中国及香港澳门没有什么爪葛,重要的是他在透露此消息之前,已向英国《卫报》曝光美国政府国安情报部门操控美国几大网络公司,监控美国上千万人的通信记录。说美国对中国有关部门单位的网络进行攻击也不是没有理由。

人们知道,多年来,面对美国一次又一次关于中国黑客攻击美国的逼迫,中国总是解释抱怨,中国同样遭受来自外国黑客的攻击。2011年12月,中国媒体就曾报道,继CSDN、天涯、新浪等互联网公司后,京东商城、网易公司、支付宝也被卷入“泄密门”。有爆料称交通银行7000万客户、民生银行3500万用户以及工行用户资料外泄,泄露数据包括用户的姓名、卡号、密码等敏感信息,并发布信息截图。这是国内网络信息不安全的证明之一。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08 年捕获的恶意代码样本达160 多万次,比 2007 年增加了31%,同时网络高危漏洞也频频出现。” 2009 年上半年,中国接收到国内外报告事件总数达 9117 件,其中国外投诉量猛增,而增长最多的事件类型为垃圾邮件。此外还包括网页挂马、网络仿冒及病毒、蠕虫及木马等。与此同时,感染主机 3000 多万台的“飞客”蠕虫,影响多个省份的“5·19”暴风和影音事件等等。在前不久的关于中美网络口水战中,中国首次搁出了美国黑客攻击中国网络的次数。根据中国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发表的报告,2012年,7.3万个境外IP地址作为木马或僵尸网络控制服务器参与控制中国境内1400余万台主机,3.2万个IP通过植入后门对中国境内近3.8万个网站实施远程控制。中国国防部网和中国军网月均遭受境外攻击8万余次。根据IP地址显示,其中有相当数量攻击源来自美国。但中国并未以此为由指责美方。多年来中美网络口水战,给人们的印象是中国总是站在被告席上。6月13日,香港凤凰网云,近年包括美国在内的黑客兵团攻击中国主机达291万次。中国对美国网络逼迫进行“有限度的反击”。但是,美国却从不肯放过。比如,2011年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声称,美国政府的两颗卫星在2007年和2008年先后共4次遭到了电脑黑客的攻击。尽管是黑客通过挪威的地面卫星接收站发动攻击,但报告还是把脏水泼向中国,宣称攻击“可能来自中国军方”。就在“习奥庄园会晤”前夕,美国国会一个机构负责人信誓旦旦表示,要逼迫奥巴马总统在网络问题上对中国领导人进行施压。或许是由于中国不惧美进攻,或许由于美国没有抓到中国进攻美国网络的真凭真据,或许是奥巴马总统把“亚太战略”放在重中之重,需要中国予以支持,总之,在”习奥庄园会晤”中,中美网络战话题被轻轻带过。

而今,斯诺登关于美国攻击中国网络已达4年之说,已在一定程度扇了美国一巴掌。原来,在网络口水战问题上向世界说实话的是中国,而“贼喊捉贼”向中国倒打一耙的则是美国。斯诺登一个可能属不经意之举,为中国澄清了网络是非。《纽约时报》透露,自9.11恐怖事件后,美国联邦政府大幅加强了通过民间企业监听和情报搜集活动。这是为了在实现政府组织简化的同时,提高效率。就是说,美国中央情报局等情报机构的人力大举转移到民间情报企业。国家安全局之所以能够窥窃10亿人以上的通话和电子邮件内容,正是因为有这些外包企业的帮助。但也有人指出,由于缺少监视这些外包企业的人力,不断出现情报泄露等副作用。国家情报局透露,美国政府拥有“接近机密权限”的人中,21%在民间企业。《纽约时报》这段话又佐证了斯诺登爆料的可信性。

平心而论,网络的根服务器设在美国,是美国控制了互联网。而自2009年5月23日,美国国防部宣布创建网络战司令部以来,就制订了十分完整的网络战略。而五角大楼在过去相当长时间里,一直强调网络是战争领域。据跟踪美国黑客达13年的防务专家哈克评估,目前,美军网络战部队设有8万多人,而网络战武器,已研究出200多种病毒武器(见环球视野2010年1月22日)。反观中国,至今既没有网络部队编制,也没有像美国那样有着发端的服务器,要通过网络威胁美国恐怕很难说得过去。而事实上,多年来,中国只是充分利用网络为中国改革开放服务。当然,乃因中国有着世界数一数二的互联网大国,也可能会出现如美国所言的黑客。但对黑客,中国政府从来都说不。正如在习奥会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言,中国政府是网络安全坚定维护者,也对网络安全持有重大关切。又说,新技术的应用,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

令人欣慰的是,面对多年来中美经常争吵的网络口水战,在“习奥会”中,中美达成了双方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下,专门设定一个网络安全问题工作小组进行研究协调解决问题。

不过,“习奥会”就中美网络争端达成共识是在美国斯诺登曝光美国“棱镜门”之前,而“棱镜门”的爆光,已无可辩驳地证明,在通过互联网监控世界问题上,美国需要向世界作出一个解释,更要作出一个承诺,否则很难取信世界。至于美国为何要控制互联网,为何要监控美国境内外通信的问题,恐怕与美国时下的世界强权意识有关。这方面,另当别论。但作为一个世界最强的国家,面对世界舆论关于监控互联网的指控,确实需要放下身段,反省一番。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3_7295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2013年6月,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并告之媒体何时发表。按照设定的计划,6月5日,英国《卫报》先扔出了第一颗舆论炸弹: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6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美国舆论随之哗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