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祝宝良:新常态下,重新定位金融对宏观经济的作用

2016年2月27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6年一季度)”报告会在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后SDR时期中国宏观政策框架的重构”。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首席经济师祝宝良在发言中指出,加入SDR后,重新构建宏观调控体系,稳定金融变得非常重要。金融市场纳入到调控目标,金融市场的价格瞬息万变,若继续沿用传统管理预期方法管理宏观经济,问题就会层出不穷。

祝宝良认为,我国在沿用1993年基本框架的同时也有些改变,十一五规划开始,在原来四大目标基础上增加了一些结构性目标,例如节能减排的目标,产业结构的目标,也包括宏观调控研发的目标。在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增加了金融稳定的目标。由于,当时市场机制、开放程度不高,金融对外融合度也不高的情况,金融稳定还不是一个主要考虑的问题。

十二五规划期间的年度计划既包括经济增长、就业、物价、进出口等硬性指标,也包括结构性指标,即在要素的配置短期不变情况下,短期宏观调控主要通过需求政策调控。通过微观主体的要素、价格的配置,使要素重新配置,实现结构性变动的政策框架。

祝宝良提出四点建议:

第一,如何管理预期成为一个重要问题。给市场明确的预期,引导市场预期是未来宏观经济框架里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价格模型里面,预期的管理,准确表达金融对宏观经济的作用是我们面临的重大问题。如今取消了模型框架里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唯一解释就是预期,预期怎样形成,特别是对金融行业的预期是怎样形成,过去讲的适应性预期,理性预期,解决商品市场的时是否管用等问题都是需要我们做的。未来宏观调控目标是稳定价格和国际上收支以及结构性指标。分析目前国内流传的结构性通货紧缩有可能演变成滞胀和结构性通缩正在演变成全面紧缩两种不同观点,其实其中含有矛盾:第一,过去五年中国的工资上涨幅度远远超过劳动生产率上升幅度,生产成本大幅度上升一定带来成本推动性的通货膨胀。第二,劳动生产率下降,经济增长下降,反映出资本产出在下降。劳动生产率不高,低投资产出是必然不会引发大规模投资。

第二,狭义货币和广义货币的问题。从广义货币和物价方程关系来说,货币投放半年之后对经济开始发挥作用。广义货币的增长速度超过现价GDP四个点就行。另外,狭义货币对物价影响远远超过广义货币,因此,稳住价格是政策应讨论问题。

第三,用什么政策框架来解决投资的收益问题。传统经济理论的唯一解释是现在中国的主要问题就是结构性问题,就是要去库存、去产能,去库存,降企业杠杆,就是企业负债率太高,企业负债率达160%,利润只有5%左右,企业利润只能还息没有能够发展经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4_14475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