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为什么赢了?

张志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当地时间11月9日凌晨,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以276:218的选举人票优势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当选为美国第45任总统。另类的候选人特朗普胜出成为继英国公投脱欧之后又一出人意外、震惊世界的大事件,凸显反当权派、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思潮在全球的蔓延,为国际形势发展增加新的变数。

此次总统选举,堪称现代美国史上最惨烈、最丑陋的大选。虽然美国选举史上不乏相互抹黑与人身攻击,但选举被描绘成“疯子”与“骗子”之争,过程中充斥各种阴谋论与八卦丑闻,乃至候选人辩论一度不堪入耳着实让世人称奇。共和党初选中,支持参选人克鲁兹的组织率先公开特朗普妻子裸照,后者则在媒体上爆料前者拥有多名情妇予以反击。民主党内,为联手搞掉参议员桑德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与希拉里竞选团队,曾策划抹黑桑德斯的犹太人背景与宗教信仰。其后特朗普再曝“录音门”,联邦调查局对“电邮门”重启调查成为“十月惊奇”。凡此种种,让人觉得今年选战堪称现实版《纸牌屋》,而选战之激烈也表明美国国内民意的极度分裂。

整体上而言,此次选举与2008年大选背景极为相似,就是民众对美国现状的不满甚至愤怒。经济上,虽然美国率先走出危机,实现企稳复苏,但其获益者只能是居于顶层的富人阶层,而非社会中下层。亮丽的经济数据却掩盖不了底层民众沉重的“被剥夺感”。美国的白人蓝领阶层,作为特朗普最忠实的支持者,成为决定此次选举结果的关键性群体。因而,受金融危机影响最大的中西部“铁锈带”及其周边部分州,包括威斯康星、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集体从民主党的传统票仓转变为共和党“蓝州”,成为帮助特朗普最终锁定胜局的“关键州”。

政治上,民众对华盛顿当权派和精英群体的厌恶已经走向极致。用特朗普的话说,华盛顿的政治机器已经失灵,它根本没有保护民众,既不能提供就业,也不能使民众免于恐怖主义的威胁。路透社报道称,投票日当天许多美国选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新的领导人能够结束“富人和权贵得利”的局面。从这意义上讲,希拉里的败选就不难解释:她作为“政治权力与财富结合的产物”,恰好成为民众摒弃的对象。而无论是“电邮门”,还是克林顿基金会涉嫌“拿钱办事”等,都展现出希拉里作为特权阶层一员的腐败与傲慢。

社会上,由于警民冲突加剧和种族歧视的伤疤被再次撕裂,美国社会再次进入动荡年代,“黑人的命也是命”、“警察的命也是命”等社会运动兴起,民众安全感大为降低。与此同时,美国社会深受非法移民问题困扰,民主与共和两党却在移民改革上无法达成共识,在接纳难民上更彰显国际主义和孤立主义外交路线的对决。针对上述问题,特朗普要求以铁腕重建“法律和秩序”,遣返非法移民、减少接纳难民,并在美墨边境修筑高墙。这些近乎排外的主张最终赢得民众支持,显示民主党的政策已误入歧途:慷慨接受难民或者大赦非法移民都不符合基层民众的切身利益。

总而言之,特朗普成功当选是民众对过去八年民主党政府自由主义色彩浓重的“大政府”政策的否定,也是草根与精英对决最终的胜出。主张激进而又缺乏经验的特朗普入主白宫,能否推进他休克疗法式的“改革”,而这又会给美国和世界形势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值得拭目以待。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4_15385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2016美国大选
  • 2016美国大选
  • 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举行,此次是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100个议席也会进行改选以产生美国第114届国会。选举人团将首先被选出,再由选举人团于2016年12月17日选举产生总统和副总统。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