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日本三次变“阁”:安倍“独大”的终结?

文丰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研究生

自2015年政治献金丑闻、今年年初森友学园事件后,安倍政权屋漏偏逢连阴雨,右翼倾向的防卫相稻田朋美也因多次不当言论及深陷丑闻而出局,安倍晋三不得不调整内阁布局,以应对来自党内外的巨大政治压力。这也是第三次安倍内阁的第三次改组。

从新内阁的力量构成来看,20席的内阁职位,自民党占据19席,公明党1席。安倍-麻生派的嫡系仍牢牢占据要津:麻生太郎留任副首相兼财相、河野太郎首任外相、铃木俊一任五轮相。岸田派占据法相、文相、防卫相、一亿总活跃相等4席。此外额贺派3席,细田派3席、无派系4席、石破派1席、二阶派1席。虽然嫡系部队加上无派系阁员总计9名,但其他派系分获10席,由此形成了鲜明的内阁二元格局。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安倍试图暂定守局而采取的以退为进策略,因为目前的形势已经不容许他继续一派“独大”。在这一轮自民党党内博弈中,安倍-麻生一派似乎处于守势,力量的天平开始向对手倾斜。然而,这一切是否意味着安倍独大的格局发生了根本改变呢?

首先,自民党内除麻生外,二阶俊博是安倍的盟友,其他两大巨头:岸田文雄已六十“高龄”,额贺派的竹下亘七十“高龄”。若安倍继续连任,其他派系的首脑将无缘相位,由此,党内派阀势力利用各种间隙向安倍发难自然不在话下。然而,自民党建党以来,派系斗争几乎是“常态”,即使安倍不谋求连任,自民党内部的派阀之争也不会停息分秒。更何况在日本社会右翼化的大背景下,自民党内的基本路线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修宪步伐也逐步加快。在朝核问题上,紧跟美国步调对中国借题发挥并屡屡搅局南海。所以,安倍作为自民党主流意识的代表,其施政措施符合了整个自民党的执政方针,换言之,安倍与党内其他派系没有“原则”上的冲突。

其次,于安倍政权而言,目前面临的三件“大事”依重要性可排列为:修宪、连任、奥运。其中,只有“谋求连任”一事会成为党内其他派系大佬上位的阻碍。对此,安倍只需要拉拢党内高层的“年轻人”或“女性”,就可以赢得更多的党内支持。这可以解释,为何第三次安倍内阁中,关键岗位一再出现“娘子军”。

第三,自前年以来,安倍本人及阁僚接连不断的爆出丑闻,且在关键时刻媒体总能找到“关键性”证据。这一方面说明了党内出了“内鬼”;但反过来看,安倍完全可以从关键性证据顺藤摸瓜,揪出内奸。透露关键性证据等于说反对派不惜暴露身份,这种近乎撕破脸皮的行为恰恰说明了安倍-麻生派仍牢牢占据优势地位,反对派才不得不剑走偏锋,兵行险境。

第四,当前日本政坛最为核心的问题在于,若安倍不行,那还有谁行?类似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出现的特朗普-“黑天鹅事件”是否能套用于日本政坛?这个完全不同于盎格鲁-撒克逊政治传统的东方社会,是否会在满朝国会议员世袭罔替的情况下,去选择一个特立独行的政治领导人?在该国现代史上,最接近商人总统特朗普的只有田中角荣,然而,他却给日本政治史留下了悲剧性的一页。那么,在经历了“失去的三十年”后,日本面对超龄化、少子化的社会形势,被中国大幅超越的综合国力的残酷现实,依然在美国严格“规训”下的政治环境,能够诞生一位不同于安倍的新型领导人的可能性,恐怕微乎其微吧!

综上所述,安倍独大主要是因为安倍在自民党内派系斗争中形成的相对优势,即其他派系面对时局也提不出更好的因应策略。且其他派系单纯围绕“连任”这一安倍个人政治意图做文章,也不足以撼动安倍-麻生派系在自民党内的优势地位。更何况战后自民党执政史上有着佐藤荣作三次连任首相、四次当选自民党总裁的先例(他恰好是安倍的外祖父、日本前首相岸信介的胞弟,即安倍晋三的外叔公)。最后,内外交困的大环境,也需要一位像安倍这样的右翼党魁来居中调解、稳定局面。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4_16955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安倍内阁第三次改组
  • 安倍内阁第三次改组
  • 根据日本NHK电视台8月3日报道,安倍内阁第三次改造后的新内阁成员名单正式公布,其中有6人为首次入阁,女性阁僚为2人。在这次的内阁改造中,外务大臣由前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的长子河野太郎担任,总务大臣则由2015年与安倍晋三竞选自民党总裁的野田圣子出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