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城市化,抓“大”莫放“小”

大有大的难处,小有小的长处。把小城镇化作为切入点,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缩小城乡差别,未尝不是一条比“特大城市群”更切实可行的农村城市化之路。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日前发表报告称,中国应走特大城市群、大城市群等为主的城市化道路,发展小城镇不合国情。报告指出,小城镇密度低,分散化,不利于节约耕地,应仅作为城市化的适当补充。

不久前,有资料称,我国有600多个城市正“走向世界”,其中180多个城市提出要建“国际化大都市”。某个城市,按照比“大伦敦”、“大巴黎”规划面积大出近10倍的规模,设计了一个数万平方公里的发展框架。看来,“国际化大都市”还不够响亮,不够气派,得考虑“特大城市群”了。

有一口号,耳熟能详,“城市让生活更加美好”。对于长期处于农业社会的我国来说,城市化确实为我们描绘出一幅前所未有的、令人悸动的图像:高楼大厦、交通发达、商业繁荣、规划齐整、环境干净……中国需要脱胎换骨,从农村走向城市,这是无疑的,至少在某个历史时段应该如此。但要如何走,是通衢大道——大城市、城市群甚至特大城市群,还是羊肠小道——小城镇化,众说纷纭。国外的城市化之路,也存在“大”与“小”的取舍。

我们应该走哪条路?不妨就从“城市让生活更加美好”这个标准切入,分析“特大城市群”与“小城镇”哪一个能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暂且撇开人口膨胀、房价高企、资源短缺、环境污染、贫富分化、犯罪增加等常见“城市病”,单就交通大拥堵,就把大城市的“暗疾”暴露无遗。就在数天前,首都北京成为“首堵”,车速低于每小时20公里的拥堵路段达到140条,打破了2010年初大雪时拥堵的历史纪录。要命的是,此情此景绝非北京独有。大城市尚且如此,“特大城市群”情何以堪?

在不少大城市房价居高不下、生活压力持续增长、宜居指数走低的情况下,白领中兴起了“逃离京沪深”,到二、三线城市去安放青春的主张。如果“特大城市群”只是大城市的简单集合,到其时恐怕就无处可“逃”了。“围城”里的人都想逃出去,“围城”外的人谁还敢进来?为城市化而城市化,采取行政手段将农村城市化,搞得不好就会让进城农民成为“种田无地、就业无岗、低保无份”的城市贫民。如此大而不当,宜观不宜居,这样的城市意义何在?

大有大的难处,小有小的长处。中国幅员辽阔,农村人口居住分散,农民有着故土难离的传统乡土观念,把小城镇化作为农村城市化的切入点,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缩小城乡差别,并通过小城镇的辐射、带动、溢出效应,层层传递带动和扩大农村的繁荣发展,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未尝不是一条比“特大城市群”更具有中国特色、更切实可行的农村城市化之路。

国外的城市化实践也各有千秋,并非一味贪“特”求“大”。像英国、埃及、匈牙利等一些国家特别重视小城镇的建设,因地制宜地把小城镇建设成市民安居乐业之所。说到底,城市化进程应把宜居放在优先序列加以考度,尊重公众选择与城市发展规律,学习他人成功经验,少走弯路,尽可能避免沿用计划时代的旧思维和拍脑袋决策的坏习惯,要明白行政主导、大包大揽常常是好心办坏事。

“大跃进”、“放卫星”的折腾太多了,贪大求全、好大喜功的代价太大了,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为了权力美学、场面美学而好高骛远,得不偿失。

相关事件

  • “逆城市化”
  • “逆城市化”
  • 浙江省户籍管理部门2010年8月调查发现,全省“农转非”数量从2004年的57.7万人降到去年的18.9万人,降幅达67%。不愿意进城落户,甚至把户口从城市反迁回农村的“逆城市化”现象已在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出现。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