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稳增长不能靠货币政策唱独角戏

面对经济下行的巨大压力,央行在一个月之内两度下调存贷款利率,货币政策稳增长中大有唱独角戏的势头。

央行再减息,市场颇感突然。其实,央行继上周在公开市场两次逆回购后,本周又进行两期逆回购操作,实现资金净投放达数千亿元,证明市场流动性有趋于枯竭之势。令人意外的是,央行并未以下调仍居高位的存款准备金率,而是以“逆回购+非对称减息”来舒缓流动性。央行运用如此奇特的货币政策组合,可谓用心良苦,简而言之:一是通过逆回购缓解短期和局部的流动性紧张;二是暂不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继续观察流动性的发展趋向再作决定;三是在物价呈现回落之时减息,以减轻企业的借贷成本;四是以不对称减息和再度放宽贷款利率浮动空间,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

央行显然不希望用货币政策“大放水”来实现稳增长,并以此为前提,在现有政策工具箱中尝试各种组合,既要避免市场“失血”而拖累稳增长,又不能释放过量货币制造新一轮的资产泡沫。然而,在货币政策上如此煞费苦心,实际效果却可能未如预期;因为当下的流动性紧张既有短期和局部的原因,更主要是结构性的问题。比如贷款难,一方面,商业银行固然有受存款准备金率高企和存贷比的制约而不愿放贷、不能放贷,但更主要的是商业银行自身的风险识别和风险定价能力不足而不想放贷、不敢放贷;另一方面,实体经济下行,市场前景不确定,一些企业也不愿借贷,有的甚至提前还贷。

经济下行之时,既要稳增长,防止硬着陆;又要调结构,深化体制改革。鱼与熊掌兼得,确实有难度,但绝非不可为。央行在减息的同时扩大利率浮动空间,从而加速利率市场化改革,就有“兼得”的雄心。反观宏观经济政策的另一主力———财政政策,迄今为止仍在“结构性减税”中纠结,不仅减税幅度远未如公众预期,而且在税制、土地财政、政府之间财政分权等领域的改革也未见突破性进展。一边是货币政策在唱独角戏,另一边财政政策在敲边鼓;企业和居民的税负减不下来,生产和消费提不上去,以货币政策一己之力,难以承受稳增长之重,就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难以实现稳增长的目标。

央行在减息时强调:“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浮动区间不作调整,金融机构要继续严格执行差别化的各项住房信贷政策,继续抑制投机投资性购房。”然而,有房地产专家就指出:“连续降息,虽直接目的是稳增长,绝非鼓励房地产,但流动性宽裕后,官方却难精准控制资金流向,在楼市复苏的现状下,必有部分资金或明或暗流入房地产。”由此可见,货币政策不可能“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否则就难免陷入一“放水”就“通胀”、一“收缩”就“失血”的恶性循环。

相关事件

  • 央行近四年来首次不对称降息
  • 央行近四年来首次不对称降息
  •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2年7月6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金融机构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31个百分点;其他各档次存贷款基准利率及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这是自2008年9月16日以来,中国央行首次采取“不对称降息”。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