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建立现代金融生态要摒弃“妇人之仁”

本届政府最后一次政府工作报告昨日亮相。关于金融工作提及了两个重要方面:一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底线;二是,促进金融资源优化配置。这就意味着金融风险在所难免,关键是要守住金融风险的底线。而金融资源不能优化自然意味着潜藏和积累风险。

年初,央行发布《2012年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数据报告》数据显示,去年社会融资规模15.76万亿,同比增加2.93万亿。去年银行信贷占比52.1%,同比降了6.1个百分点;信托占比8.2%、同比升6.6个百分点;企业债券占比14.3%、同比升3.7个百分点。今年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2.54万亿,再创单月新高,

十年之前,中国金融体系银行信贷几乎一统“江山”。2002年,银行信贷就占了社会融资总量91%以上。目前这种金融趋势变化,无疑表明中国传统金融帝国大厦已经倾斜。社会融资渠道和主体多元化,反映出金融脱媒或市场化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这种变化,被认为与金融行业“十二五”规划的要求不谋而合,是社会融资结构调整的进步和优化,并对提升全社会资金配置效率起促进作用。形式判断如此,但实际内涵可能会让中国金融体系摊上事。优化过程比如会暴露过去潜藏的风险。

金融(脱媒)市场化,大势所趋,谁能阻挡?几年前民间借贷的温州,当地人民银行的调查统计数据显示,近90%的家庭和个人以及60%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而异军突起的鄂尔多斯,更有人人参与民间借贷之说。很遗憾,金融脱媒大势所趋,伴随的是风险也风起云涌。民间借贷已蕴藏了大量庞氏骗局。

与开始关注社会融资规模快速飙升同时,影子银行及风险还更多提及。两者是不同的概念,各国定义也不尽相同,但两者却是紧密相关。在目前中国,影子银行业务一般包括信托、理财产品和民间借贷,但民间借贷数据难以统计且不会进入社会融资规模之中。而影子银行的官方主体,在很大程度上,是银行表内移植表外的业务。他们已坚定地从内部使劲地摇晃传统金融大厦。不如此,自家银行早摊上事了。如此,又可能会使体系摊上大事。

多家专业机构分析后预测,影子银行总量去年在28万亿元左右。这占去年GDP53%、占银行贷款总额45%。银行主动将表内业务搬至表外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逃避利率管制;二是脱离监管。利率和金融市场化,使得银行已迫不得已这样做。

近日,被中南海邀请的企业家马云公开表示:“我们不是要推翻传统机构,而是要摇一摇,让他们的楼更坚固。”但马云更真实的表示是,今天阿里做的金融业务不是改革,而是一场革命。用互联网的思想和技术去解决问题和支撑中国未来金融的发展。马云表达很清晰,从外部摇晃传统金融机构的背后,是一场革命,是要支撑未来金融发展。金融市场化更多体现的是市场主体的变化。

马云的观点代表了中国未来金融趋势:利率、汇率和金融市场化。而这又必须是建立在中国传统金融帝国坍塌基础之上的。中国必须重建一种新的金融生态,产能更好支持中国经济可持续性发展。世界各发达国家经济和金融史已经验证这种规律。

如果把视野再扩大,放眼全球当今的经济,在全球一体化背景下,世界已进入金融化生存和竞争时代。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西方发达国家经济体无疑都遭受重创。四年多来,这些国家经济增长乏力、政策乏术情况下,货币和金融成为他们的“救命稻草”。由于世界货币体系缺陷和储备货币外溢性,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或将成为牺牲品。但另一种可能图景是,“救命稻草”成为压死骆驼(除美国外)的最后那一颗稻草。

一个国家能否成为世界强国,有太多的评价指标、体系和模型。但简洁方法至少有两条:一是能否把最优秀人才放到合适的位置上;二是把钱花到刀刃上——也即金融资源优化配置。

以上两条评价标准与中国传统的“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有着本质的区别。“人尽其才”是理想社会,现实根本不可能达到;“物尽其用”更属幻想,更重要的是与人不同的“物”是稀缺资源。而金融资源更是稀缺中的稀缺品。“把钱花刀刃上”,也即金融优化金融资源配置,在现实中国中更突显紧迫性和战略意义。

随着中国传统金融帝国不断地被内外摇晃,并最终倒塌。传统金融大厦变为现代金融基础后,中国才能迎来一个新的金融生态。但其过程也必然伴随了大量金融风险出现,这难以避免,更不能逃避和掩盖。不清理小风险就难以守住大风险——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美国金融帝国塌陷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美国于1980年开始金融(利率)市场化,当时商业银行占金融体系的市场份额为60%,到1998年这个占比下降至30%。期间,美国银行业经历了严重的银行破产和重组潮。破产高峰期年均破产都上百家,最高年份是530家。而对应的是,日本此过程中以没有倒闭多少家银行为“骄傲”。美、日两国目前金融差异国人早已心知肚明了。

去年8月份,韩国与中国进行了金融自由化等主题的交流。韩国方面的专家建议是,不要犹豫、不要轻率、尽量融合。对中国的箴言是,中国应该吸取教训,尽早开放。并特别强调,一定要允许重组,要允许一些银行倒闭;金融监管部门需要“残忍的”,一味的不忍只会导致更大的问题。并表示“有学识和有道德往往是不残忍的,这样的人从事监管往往是不合适的”。

纵览全球利率和金融市场化成功的国家,至少应该有三个前提:把优秀人才放到合适位置上、把钱花刀刃上——优化金融资源、僵尸企业退出市场——清理风险源头。

中国传统金融大厦摇晃中,终将倒塌。这是优化金融资源必然的结果,否则,现代金融生态无法在中国建立。中国决策层最应摒弃传统“妇人之仁”——任何技术不能解决制度(破产法)问题,准备更多的棺材(破产和重组)把那些僵尸企业装进去,如此才能守住金融风险的底线和优化金融资源两个重要目标。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5_6585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
  • 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
  •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3月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政府工作报告对2013年工作进行了部署,引发代表委员们的热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