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冬奥会公平相对,不公平绝对

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接近尾声(2月23日闭幕),但是关于该届冬奥会不公平和不公正的报怨屡屡传出。中国自由式滑雪队的程爽公开表示,“我就觉得这届冬奥会给我最大的感受,一个是遗憾,一个是对很多运动员的不公,这一点大家都看到了。”

程爽认为裁判对她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比赛中压分而又未能以同一标准给最后出场的白俄罗斯老将茨佩尔打分,使其未能进入决赛。如果抛除其主观感受,另一些比赛情况也对程爽的感言作了补充,最典型的是俄国和美国冰球大战的结局。

比赛终场前不到6分钟,两队仍战成2比2,俄罗斯队后卫秋金打进一记漂亮的远射,但裁判在观看录像后,判定这个直挂网角的进球因为球门提前被移动而无效。但是,球门的移动被认为是美国守门员乔纳森·奎克所致,最后靠罚点球美国获得了金牌。俄罗斯人认为美国人耍了诡计,使得判罚不公,而且这场比赛的4位裁判中居然还有一位美国裁判,这更让俄国人认为冰球比赛不公。所以,整个场馆内嘘声震天。

公平和公正不仅是人们生活的准则,也一直是体育比赛的灵魂,所以自奥林匹克运动发源以来,国际体育界一直在追求达到公平竞赛的目标。但是,也正如人类生活的其他方面一样,不仅在冬奥会,在所有体育比赛中,公平公正都是相对的,不公平和不公正却是绝的。原因有很多。

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是所有运动项目的评判都有硬标准或金标准,例如,靠秒表和横杆记录的速度和高低来评判优胜和高低,有些项目仅从裁判个人主观评判上来判断,必然会有主观感觉不一和标准不一。这在冬奥会上最为突出。在1988年加拿大卡尔加里冬奥会上,只有花样滑冰一个项目由裁判打分,但是,索契冬奥会需要裁判打分的项目已经达到了17个项目,在总共98枚金牌中共有51枚需要靠裁判的个人判断做出决定。这就难免会出现标准不一,因为每个人的感受是不会完全一致的。

裁判员的标准不一致还在于很多裁判的专业水准并不一样,有很多都是兼职和业余的。例如,这次自由式滑雪的裁判比尔·迈克尼斯是美国科罗拉多州博尔得市一家药店经理。此外,大部分裁判都不是专职的,他们是在自己的专业工作之外利用个人休假时间来到冬奥会上执法。而且,冬奥会的裁判没有报酬,国际奥委会和组委会只负责裁判们往来的路费与食宿,裁判每天只有不到100美元的补助。这也意味着裁判水平会参差不齐,比赛中出现误判、漏判等现象也不是个别。再加上并不排除一些裁判可能有偏见,个人对判分标准的理解不同,执法的尺度不一样,甚至个别裁判会受到收买,不公平的判罚就在所难免。

明显的不公正不仅会降低比赛的质量,也会让观众感到被愚弄,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接受的。因此,奥委会、组委会和各体育项目的国际协会都有责任来避免不公平的产生,而且各体育协会,如国际冰球协会、冰上速滑协会等也有严格的章程来规范裁判的行为。

但是,此次索契冬奥会上一系列不公平不公正事件的产生至少提醒国际奥委会和各运动项目协会需要做更多的改进和改革,才能达到进一步的公平和公正。例如,冬奥会的项目应当尽量以客观标准或硬性标准来裁判,减少靠裁判打分,或至少减少全部靠裁判打分来判断输赢,同时严格执行回避原则,如在俄美冰球比赛中有一名美国裁判执法就是令人难以接受的,至少是组织水平和执法水平不高的体现。

其次,即便一些项目不可避免地要让裁判打分,也要提高裁判的水平来尽量减少裁判评分的不一致。例如,即便做不到全部请专业裁判来执法,也要对非专业裁判进行更多的培训,并制定定期的业务学习和晋升制度,使裁判员在专业水平、细节和执法尺度上统一标准,以减少执法不一,从而减少不公平和不公正的执法。

即便在靠秒表这类硬标准来判定胜负的项目中,也应当提高判罚的标准和一致性。例如,在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的决赛中,由范可新、周洋和李坚柔组成的中国队第二个冲过终点线,但被裁判判罚犯规取消成绩,未能获得奖牌。犯规是指周洋接力完成后上了跑道,影响到他人。但中国队申诉称,周洋和后面的对手还有两三米的距离,并未影响到其他运动员。尽管总教练李琰和裁判据理力争足足有五分钟,但还是未能改变判罚。

此事提出两个注意点,一是今后裁判执法如果不一视同仁,就有可能产生不公平,因此,只要是无关的运动员上了跑道而不管是否影响到他人都要罚违规,二是中国队要接受这个教训,只要有规则就要遵守。

不过,运动员、教练员才是裁判判罚不公的直接面对者。这就要求运动员和裁判员要巧妙和理性面对。在这一点上,中国运动员其实一直有不错的传统。例如,中国体操队在国际比赛中就屡屡遭遇裁判的“压分”,但中国队一直的做法是,首先是做好自我,裁判因素放到第二位,如果自己做好了,表现非常突出,裁判也不可把分压得太低。

面对压分这种不公平,其实俄罗斯著名运动员涅莫夫为所有人做出了榜样。2004年8月23日,雅典奥运会男子单杠决赛,28岁的俄罗斯老将涅莫夫第三个出场,他的表演行云流水,张弛有度,精彩绝伦,获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但是裁判只给了他9.725分。此时,奥运史上少有的一幕出现了,全场观众愤怒地全都站起来,长时间发出嘘声,比赛被迫中断。面对观众巨大的压力,裁判被迫重新打分,改判后涅莫夫得到了9.762分。但是,裁判的改判仍无法平息观众的不满,看台上的嘘声越来越更强烈,使得比赛难以进行。此刻,涅莫夫走上竞技台,先给观众鞠了一躬,然后以双手下压的手势,请求观众保持冷静,他的大度征服了观众,人们渐渐安静了。比赛至此停顿了足足将近10分钟,涅莫夫的理性、冷静和宽容成为世界体操史上的经典。

当然,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也是被动的。中国面对不公的另一种做法应当是主动的做法,中国裁判要提高水平,主动参与制定规则和实施规则,如此则既能维护自己利益并且能制衡别人压分。遗憾的是,这次索契冬奥会中国裁判只出现在花样滑冰赛场上,只有两位,尚无法获得全面的话语权和制衡权。如果未来在国际种体育赛事中都有中国的裁判,就有可能获得话语权和制衡权,有效制约他人的压分,减少不公平的现象发生。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5_9225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