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东动荡对谁有利

突尼斯总统出走、埃及总统被迫辞职、巴林发生流血冲突,到利比亚内战不已、北约轰炸不停,以及也门总统可能下台、叙利亚暴力对抗加剧,持续4个多月的中东动荡似乎愈演愈烈。这场阿拉伯国家群体性的严重动荡到底对谁有利?

暴力、内战、轰炸每天都在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并使国家经济大幅下滑。媒体报道,埃及今年经济增长率原来预期近6%,实际恐怕仅2.5%;突尼斯如果不投入巨额资金刺激经济,经济年增长率可能不到1%。经济衰退,失业率有增无减,人民生活更加艰难。

中东动荡也使该地区的力量对比出现变化。由于在平息动荡上,阿盟基本上无所作为,反而要求美国和欧洲国家介入,从而在阿拉伯世界中造成严重分歧,致使原定于5月在伊拉克召开的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无限期推迟。阿拉伯国家在中东地区的地位和作用为此将进一步削弱;土耳其和伊朗这两个非阿拉伯国家在中东的影响力却继续上升;以色列则忐忑不安,担心阿拉伯国家政权更迭会导致这些国家对以政策趋向强硬。

美、欧等西方国家对这次动荡始料不及,但很快就积极介入,极力将其引向“民主运动”、“颜色革命”的方向。美国从自身战略利益出发,实行双重标准,对不同的国家采取不同的政策。对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美国起初是保,后来看到民众倒穆声浪高涨,担心局势失控,转而压穆将权力移交给与美关系密切的军队。这种艰难时刻抛弃朋友的行为,使得美国在阿拉伯世界的盟友心寒。然而,对于巴林等关涉其重大利益的海湾国家,美国又力保现有政权,竟默许沙特、阿联酋出兵巴林平息动荡。卡扎菲历来与美对立,在美发动伊拉克战争后,一度委曲求全,讨好西方,但并未能改变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态度。在利比亚因部落矛盾激化发生内战时,西方列强毫不犹豫地对利比亚发动大规模的军事打击,扬言卡扎菲必须下台。西方列强的所作所为大大地超出了联合国安理会第1973号决议,加剧了利部落间的仇恨,扩大了内战。从目前情况来看,西方对利军事打击并不如它们预想的那样顺利,已引起自身国内民众的强烈批评和反对。由此不难预见,不论利比亚内战最终是何结局,部落间的仇恨依然很难化解,局势会长期动荡;同时,武力干涉利比亚内政也不可避免地加深阿拉伯人民对西方强权政治的反感和仇恨。阿拉伯国家新成立的政府也未必能像过去政府那样配合美国的中东政策。奥巴马和萨科齐明年都面临总统大选,对中东动荡如处置不当,对他们的选情无疑也会产生影响。

自上个世纪90年代海湾战争以来,许多事实表明,阿拉伯国家局势动荡,以及西方国家对阿拉伯—伊斯兰国家肆意干涉内政或实施军事打击,都会为伊斯兰激进势力的发展提供机会,也为恐怖主义势力开辟更加广阔的空间。

国际社会呼吁阿拉伯国家从国家根本利益出发,通过改革和对话化解矛盾,避免流血冲突,排除外来干涉,独立自主地恢复稳定和发展;同时告诫西方列强,干涉他国内政、实行军事介入,只会火上浇油,加剧动荡。西方列强的目的当然是要扩大自己的战略利益,但结果很可能是适得其反。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尚未了结,前车之鉴,难道不值得列强们三思吗?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