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美关系开始步出“软冻结”状态

中国网新闻2月11日讯 2017年2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致习近平主席的新春贺电赶在中国传统新年庆祝活动即将结束的时日“珊珊来迟”。

特朗普没有沿袭过去多年历任美国总统的惯例在中国农历新年到来之际向全球华人送上祝福,导致国际舆论对美国新政府对华姿态做出更多猜测。目前无法判断特朗普不拜年是有意为之还是忙中疏忽,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年春节到来之际,正值特朗普大举推出“限穆令”在国内外引发轩然大波之时,就其移民政策倾向而言,单独向华裔群体示好绝非其愿意主动作为之事。

一种极端、鲁莽的判断是,特朗普继在接听蔡英文电话之后“终结”美国总统向华人拜年的传统,正式擂响了与中国为敌的战鼓。然而事实表明,这种看法显得过于急躁和粗糙了。特朗普就职后中美两国政府之间的互动看来是以“小步快舞”形式精密进行的。

2月1日,特朗普二女儿伊万卡携女到中国驻美使馆出席“2017欢乐春节——中国文化之夜”活动,面对媒体展现了一系列善意和祝福姿态,事后还通过社交媒体发出拜年信息。由于伊万卡本人没有任何官方身份,她前往中国使馆参加春节活动只能解读为一种得到特朗普批准的私人性质的善意姿态,很有可能是为官方后续行动做铺垫。特朗普本人追加贺电才可以被理解为对其春节失礼的正式补救。

果不其然,当基本条件具备,中美元首之间的第二次通话便发生了,尽管它的到来在很多人眼里仍显得有些突然。

2月10日,习近平主席同特朗普总统通电话。中方消息稿的信息量不小,其中最重要的是,习近平祝贺特朗普正式就任总统,指出“总统先生就任以来,中美双方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保持了密切沟通”,“中美两国发展完全可以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双方完全能够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特朗普则说,美中作为合作伙伴,可以通过共同努力,推动双边关系达到历史新高度。关于台湾问题,特朗普强调,我充分理解美国政府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的高度重要性,美国政府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

习主席在通话中的表述证实了中美之间的沟通不仅从未间断,还且还是密切的。事实亦是如此。特朗普当选后,中美高层和工作层之间的沟通总体是在积极运作。习近平在第一时间向特朗普发去了贺电,11月14日习近平与特朗普第一次通电话。杨洁篪国务委员与特朗普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进行过一次会晤、一次通话。美媒近日披露了伊万卡到中国使馆参加春节活动的一些运作细节,其中一项便是崔天凯大使与已被正式任命为特朗普高级顾问的特朗普女婿、伊万卡丈夫库什纳进行了闭门会晤。

特朗普在通话中强调的内容最关键的还是关于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的表态。这也说明了,特朗普正式就职后中美元首通话迟迟未能实现,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卡在了特朗普接听蔡英文电话这起事件之余波未了。

特蔡通话后,特及其身边人显示了对台湾问题敏感性的严重低估,一直拒不认错,还流露出打“台湾牌”的意识。对此,中方立即表明了绝不允许拿主权问题做交易的严正立场,指出“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发展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如果这一基础受到干扰和破坏,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和两国重要领域合作就无从谈起。”现在,也许是经过中方内部做工作,特朗普多少意识到挑动台湾问题是“找错了工具”,明确了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的态度,中美最高层启动正常交往的主要障碍移除了。

特朗普正式就职后,与包括墨西哥、俄罗斯、韩国、日本、德国、法国、澳大利亚、沙特、阿联酋在内的多国领导人通了电话,中国在通话名单中的一度缺位起舆论关注。现在中美双方几经协商、层层铺垫,专门补上了这一课,恰恰说明中国在特朗普的外交图谱中有着特殊重要的位置。

除拜访使馆、发出贺信外,另一铺垫是由美国新任国务卿蒂勒森做出。在自己的国务卿提名2月2日取得国会参院批准前,蒂勒森向国会提交过一份书面证词,其中应询重申了一中政策,表示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一部分。这一表态与他1月初在参院提名听证会上的强硬言辞拉开了距离。

中美元首2月10日的通话标志着两国关系正在走出过渡期正式开始后因特朗普不当言行特别是特蔡通话事件而陷入的“软冻结”状态,具备了就规划今后四年中美关系展开实质性协商的氛围和条件。

再过两周,2017年2月28日,就是中美《上海公报》签署45周年的纪念日。《上海公报》是两国间的第一个联合公报,也是中美关系正常化的重要标志。届时两国领导人会抓住契机继续释放改善和发展关系的信号吗?

接下来,中美元首能否实现会晤将成为可以预期的事。从目前起,可确定的能为中美元首会晤提供场合的多边平台最早就是7月德国汉堡20国集团峰会,然而从双方政治需要和国际形势需要看,到那时才实现中美元首首次会晤显然是太迟了。2009年前奥巴马就职后,中美元首只用不到三个月时间便利用伦敦G20峰会实现首次会晤。这一次过渡,双方能不能早些实现会晤呢?

不能放低想像力。既然特朗普有不按常理出牌的特点,中国外交的灵活性和创意度近年也在不断提高,那么双方也就不必非要苦等国际会议提供机会,更不必僵化地固守过去行之有效但今天未必继续奏效的交往套路。2013年6月的加州庄园会晤和2017年2月10日的元首通话都标志着双方高层交往方式的不断创新,这种创新今后应该还会有。

最重要的是,近些年中美关系议程的领导人驱动模式越来越突出,这一点是由中美关系是一组全球性大国关系的基本性质决定的,并不会因特朗普性格和作风的独特性而减弱。与此同时,国际形势瞬息万变,需要中美领导人亲自定调、高级幕僚付诸协调的战略性议题清单越拉越长,两国急需尽早实现元首会晤从而将新时期的两国关系正式运作起来。

当然,不能说实现了首次元首会晤,今后几年的中美关系就自然而然搞定了。形势会更加复杂,因为会晤将正式开启新一轮中美博弈。战略、政治、经济也好,重大国际地区问题也好,双方围绕具体议题的磋商协调少不了交锋斗争,甚至有时还会比较激烈,特别是在进入涉及经贸、朝核、南海等关键敏感问题的深度讨论之后,没有哪个领域的相互妥协与谅解是可以轻易达成的,阶段性挫折也恐难以避免。

特朗普方面同样需要尽快打开高层交往的大门。特朗普在执政头一个100天的表现对其整个任期的政绩具有“定调”作用,然而这100天已过去五分之一,特朗普因在移民制度改革、人事调配等问题上用力过猛考虑不周正陷入一场“风暴”,经贸议题尚未真正触及,而如果他迟迟不能在竞选和候任期间信誓旦旦的改革税收、重振制造业、创造就业等方面展现实际作为,这100天的基调将会是个什么样子就很难说了。没有与中国的谈判,特朗普的经济计划将无法完整付诸实施。

即便在台湾问题上,斗争也远还没有结束。在白宫公布的两国元首通话新闻稿上,美方使用的措辞是“信守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HORNOR OUR “ONE CHINA”POLICY),这里就不排除美国的所谓《与台湾关系法》和对台“六项保证”。更何况,在两岸关系和台海局势更加复杂严峻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不会心甘情愿中止美国奉行多年的“以台制华”战略,警号并没有解除。

还有一点:中方对特朗普团队的信任应是尚未确立。这种不放心既是源于特朗普政府的鹰派成分和在一些问题上已经释放出的偏激信号,也是出于特朗普本人的行事作风,这种作风过于随意,以至于打破了高端外交场的默契规则。设若特朗普为抢占先机和主动,在中美双方严肃的高层交往前后和过程中通过发推等形式随意发布信息、披露内容,双方交往的严肃性和有效性将受到严重影响,这恐怕是今后两国关系当中不可忽略的一个问题,不只是技术性的。

总之,中美关系在走出“软冻结”状态的同时,也步入了一个更加复杂敏感的时期,它的一些多年遗传下来的内在规律仍在起作用,没有一些人预测的那样坏,但也不大可能会立刻出现什么“蜜月期”。对于参与评论、预测这一关系的人们来说,两国交往中出现什么摩擦就立刻大谈“战争”、“对抗”,有了些许改善就马上变调“携手”、“机遇”,这样的摇摆太过“陡峭”。

如果前一阶段中美互动可以被视为第一轮较量的话,那么它的结果是中方让特朗普尝到了挑动台湾问题的苦头,迫使其收敛了张狂。在与中国打交道的过程中,特朗普迄今只是点明了他希望索取的方向,仍没有真正具体亮牌。接下来,当会谈桌支起来,将会有更多实质性的较量。

应当务实追求中美关系的稳定状态。特朗普过去一段时间的表现在给我们带来困惑的同时,也形成一个“好处”,那便是是调低了对中美关系的不甚合理的预期和不切实际的幻想。用事实状态说话,以更加务实化的方式处理中美关系,应成为双方的共同选择。(晓岸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6_15715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