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市民为何信流言却不信官方辟谣

这两天,不少昆明人的微信圈里转发着一条非官方信息:“紧急通知:全省交警5月8日起开始对非现场违法行为采取必扣分制,各位有车一族赶紧将自己车的违法处理掉,以免因扣分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此消息一出,各交警队被“挤爆”,排队处理违法行为的人,交警队喇叭辟谣也挡不住,甚至导致交警队附近的道路拥堵。

果真对交通违法行为扣分,扣得多的,可能涉及到重新申领驾照。这对驾车人而言,不是小事,当然要赶紧处理违法记录。民警对记者说:“排队从早晨就开始了,我们不断解释,可大家不相信。一天大概有600人来办理。这种情况在我们这儿很少见。”

这可能是因为此前当地或者外地政府有过“半夜鸡叫”的“突袭”,才出现了现在的尴尬局面。

交警动用喇叭辟谣,为何没打得过谣言?在其背后,可能有着深层次的原因。这件事,我们或许应当将其视为检验当地政府诚信指数和公信力的“试纸”,以帮助我们从这个“很少见”的现象中,找出政府在日常行政过程中的诚信“漏洞”,从而及时加以修复。

事实上,这些年,一些民众宁信坊间流言,不信“红头文件”,并非孤例。在有的地方,甚至形成了“信上不信下,信访不信法”的局面。其原因是多方面的,而一些地方政府公信力被透支,是其中的一个关键因素。

政府诚信,是政府公信力的源泉和基础。政府诚信,树难毁易。但这些年,政府失信现象,屡屡发生。公信力由此被一再透支。此前新华社记者将知情不报、不当辟“谣”、出尔反尔、朝令夕改、拖欠债务(有的成为“老赖”)、开空头支票,概括为政府公信力流失的六个渠道。

这些“常见病”,无疑都是政府诚信的“天敌”,此病不除,失信是必然的。而且这种病引发的“恐慌”,如同“禽流感”,具有跨地区的传染性。这是因为个别地方在诸如机动车限购、“尾号限行”、房屋限购等内容,都与民众利益密切相关,当某个地方以“半夜鸡叫”的方式限这限那时,就会引起多地的风声鹤唳。

比如,听到某个地方“半夜鸡叫”对机动车限购时,其他地方也会担心当地政府“半夜鸡叫”,“叫”跑自己的购车计划。而这个情况,如果在多地形成“交叉感染”,必然会使更多地方政府公信力“躺着中枪”。

这些年,我们无论听到的是哪一方面的“半夜鸡叫”式设限,都不同程度地出现过类似情况。这种政府失信新闻,借助于现代传播工具的翅脉,家喻户晓后,久而久之,就会形成塔西陀效应。这样看,昆明出现市民“听传言后扎堆缴罚款,交警队喇叭辟谣也挡不住”,实属正常。

由此分析,昆明政府及相关部门,有必要检视和修复诚信方面的短板和漏洞,即便是受外来“半夜鸡叫”的影响,也有反思的必要。不妨以此为契机,在打造诚信政府上再下番功夫,塑强政府公信力。“民不信官”,非昆明独有。也因此,该修复诚信的地方,都当引以为戒。

美国政治家富兰克林有一句名言:“诚实是最好的政策。”作为社会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和维护者,公共道德的示范者,政府是否诚实守信,事关民主法治、公平正义,事关政府公信力。各级政府应带头遵守法律,恪守诚信,取信于民。这恐怕也是破解“政府辟谣市民不信”等为政尴尬的最好“政策”吧。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