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高铁“霸座”不论身份

最近一名男乘客在高铁上霸占他人座位的插曲,经媒体报道和相关视频曝光后,迅疾地事件化而引发广泛关注。男乘客受到网友谴责及“人肉”甚而“不敢出门”,多家疑与事主有关系的单位也频遭躺枪。说起来,这等“小事”一般不至于升级放大到这样的地步,除了网络助力,恐怕与事主身份大有干系。

如果高铁霸座者不过是一不名一文的小混混,依大众心理,此事便无从发酵。社会上缺(公)德的事时有发生,霸座的行径与混混的角色或相“匹配”,这便是社会期许使然。事后经有关方面落实,事主系留韩经济学博士,“一个博士竟能干出这样的事”,身份与行为发生“错位”,事件有悖社会期许,舆论才急转而严苛,直至网议滔滔。

霸座有损公德。公德者,社会最大公约数,照说讲公德不应与身份挂钩。但现实社会,客观上有“层级”存焉,精英与庸众,先进代表与寻常百姓,不同的角色身份对应一定的社会期许,从而形成特定语境。如是语境下,寻常人霸座自然也会遭非议,博士霸座则变得不可原谅。

诚然,霸座事件的持续发酵,很大程度上缘于事主身份的暴露。事实上,更多严重得多的有损公德事件,却因行为主体身份无从查证而无法追究。如318国道川藏段从成都直通拉萨,因沿途风景优美,被誉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吸引各地游客驱车前往。近日却有爆料称,一些自驾游客在国道上自由挥撒生活垃圾,垃圾多时,“每二三十公里就能清扫出一个小型翻斗车的量”,有关方面清扫不及,“最美天路”已然成灾。

能够自驾到“最美天路”的游客,经济条件不可谓不好,生活品位不可谓不高,依一般社会期许,他们不应该做出此等下作事,但法不责众的潜意识使之放弃了应有的自律,环保的国策在那一刻也被抛之脑后。从管理者的角度,乱扔垃圾的行为主体无法具体到个人,严格执法也陷入困境。

一个基本事实是,行守公德的社会平均水准在不断上升,无视并践踏公德的极端事件也时有发生。这当然与城乡发展现状、社会治理水平以及固有的社会期许相关。网络时代里,任何一个事关公德的小插曲(正面或负面)都有可能演化成标志性事件,一座城市、一方水土的形象也有可能因此受到影响。从社会治理看,严格执法是必要的,但以为值得做些文章的,则是通过这些典型的社会事件,有效调整大众心理,并形成新的社会期许,使讲公德不与身份挂钩,而成为每个公民的心理和行为自觉。正如我们在谴责某博士、某公众人物有失公德的同时,也须反躬自省引以为镜鉴,保证在人烟稀缺的“最美天路”,也不会扔下哪怕一片纸屑。

相关事件

  • 高铁频现“霸座”
  • 高铁频现“霸座”
  • 近日霸座事件层出不穷,从“霸座男”“霸座女”到“霸座大妈”,在霸座问题上三位当事人简直可以组成“霸座家族”。扰乱公共秩序者为何不怕公共秩序的维护者?这背后暴露出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警察执法权威的弱化。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