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生信息的“需要知道”与“合理期待”

湖北宜昌的一所高中,为学生统一办理了电子学生证,并与家长的手机绑定。电子学生证不仅让学生进出校门的时间一清二楚,家长还可以清楚了解学校的活动、孩子的考试成绩、名次等情况,但也产生了争议,有学生、家长表示很方便,也有学生、家长称被监控、没必要。(《三峡晚报》9月12日)

运用现代信息技术,促进教育的全面改革,提高教育的科学化水平,提升教育的质量,既是教育适应信息化社会的新要求,也是一种必然趋势。教育管理信息化是教育信息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该高中尝试推行电子学生证,就是一种有益的探索,它不仅方便了学校的管理,架起了家校沟通的桥梁,未来更可以考虑以此为基础分析学生的特征,更好地因材施教,大的方向值得肯定与提倡。

但是,我们也不能忽略遭到质疑的合理性。从新闻来看,质疑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部分家长认为对孩子的情况很了解、很清楚,没有必要每天收到提示短信;二是绑定后每月要从家长手机中扣除10元的信息服务费,认为加重了家庭经济负担;三是让学生感到生活在监控里,不仅心理压力增大,而且有些时候还与家长产生摩擦。

其实,争议的实质就是家长和学生对信息权“需要知道”与“合理期待”的矛盾。一方面,父母作为孩子的监护人,负有教育抚养的法定义务,他们对学生的信息“需要知道”,学校、教师作为管理者和教育者,也“需要知道”;另一方面,个人信息权是一项基本人权,它事关一个人的自由、尊严和安全,学生当然有个人信息、特别是涉及个人隐私信息得到保护的“合理期待权”。家长或者监护人的“需要知道”与“必须知道”需要平衡,学生对信息保护的“合理期待”与信息的“被采集需要”需要平衡,家长或者监护人的“需要知道”与学生的“合理期待”更需要平衡。

当下,我国的信息化进程需要加速,个人信息的保护力度更需要加强。在我们常见的新闻中,不仅哪些信息该采集哪些信息不该采集存在争议,哪些信息该告知哪些信息不该告知家长或者监护人也存在较大争议,而且还不时见到公民或者学生个人信息被非法泄露,甚至被转卖的新闻。所以,对这所高中试点电子学生证的做法,家长和学生的质疑,是需要特别重视的。在新闻中,有一个学生,不仅办理了爸爸妈妈的电话绑定,还办理了爷爷奶奶的手机绑定,仅这一个细节就说明学校在对学生的信息管理上是不够完善的。

国外,由于社会有完善的法律法规,人们有自觉的法律意识,学生信息的“需要知道”与“合理期待”,经过一阵担忧之后,已在平衡中得到了平息。欧美国家不仅有《隐私法》、《个人信息保护与电子文档》、《个人信息法》、《信息自由与隐私保护法》、《关于规制个人隐私保护与跨境个人数据流通的建议》等一系列适用于全体公民的相关法律法规,就连教育领域,美国在1974年就制定了《家庭教育权和隐私法》,对学生信息的收集、知悉、修改、公开、救济、限制等做了详细的规定。

一方面是我国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健全,另一方面是类似电子学生证的教育信息化又不能等待,怎么办?笔者建议,学校在大胆探索的基础上,一定要重视各方的质疑,一则可以先借鉴国外的相关法律法规,以最大的限度尊重学生的“合理期待”,尽量先将相关信息用于学校的教育教学本身;二则应该建议国家和地方立法机关,尽快制定全国性的或者地方性的法律法规。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