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弃婴救助应该全国一盘棋

济南婴儿安全岛设立仅十天,弃婴数量近百,外地父母“千里弃婴”的场面一再出现。济南市儿童福利院仅靠“一己之力”显然很难承担起如此艰巨的弃婴救助工作,况且该院目前弃婴接收数已接近限值。对此,公众难免心生疑问,济南婴儿安全岛将何去何从?

尽管目前尚不知济南婴儿安全岛能坚持多久,但很多人已经联想到“暂停”且至今没有重开迹象的广州婴儿安全岛。同样面临弃婴数量骤增的难题,如何避免广州的尴尬,让婴儿安全岛成为“不沉的岛屿”,这个问题不仅需要济南的方案,还需要更高层级的统筹规划。如果不能在全国范围内统筹考虑残疾儿童保障问题,仅靠地方试点,他们的积极性可能会大打折扣。

去年,民政部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做好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这是各地相继设立婴儿安全岛的最初动力,现在探讨婴儿安全岛的去留当然也不能脱离这个背景。设立婴儿安全岛的意义毋庸赘言,公众对“生命至上”等理念也没有什么异议。但是,好的初衷能否产生好的结果,关键还要看工作方案是否具有前瞻性和统筹性,以及后续的保障措施能否跟上。

就一些地方的实际情况看,不得不承认婴儿安全岛的试点有些仓促。事实证明,婴儿安全岛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民众的意见分歧,而是以数量确定的人员和经费去面对数量不确定的救助对象。一地试点,多地弃婴如潮涌来,经费和人员就成了大问题。民政部转发的工作方案对设施经费、弃婴的医疗费用等只笼统地表示可争取地方财政支持或拨款。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一个地方的财政为什么要担负其他地方的弃婴救助,又如何能担得起这个重任。济南婴儿安全岛是山东的首个试点,而周边人口大省河南、安徽等地的试点尚未展开,可以说这个婴儿安全岛只要开门必然要面对超过其极限的重压。现在济南弃婴骤增,更能让人接受的答案应该是,其他地方或明或暗的弃婴现象被转移到了这里。

从保护生命权益的角度看,送来的婴儿多不是坏事,婴儿安全岛也应该坚持下去,但问题的关键是,谁来给济南搭把手。婴儿安全岛要想试点成功,不能指望一个地方大包大揽,而应该根据责权利匹配对等的原则,统筹协调全国资源,对接受弃婴数量较多的婴儿福利院给予更多的资助,或者让其他地方也担起相应的责任。虽然婴儿安全岛是按行政区划分配试点的,但是弃婴很多都是跨省区的。

婴儿安全岛试点以来不断出现的问题,应该让民政部门警醒,弃婴救助有其特殊性,必须通过更高层次的制度安排破解难题,应当由民政部担负主导作用的工作,不适宜交给地方做单兵突进式的试点。否则,一试再试很容易成为一错再错。

相关事件

  • 济南弃婴岛不堪重负
  • 济南弃婴岛不堪重负
  • 2014年6月1日儿童节,山东省济南市婴儿安全岛正式启用。截至6月11日9时,该“婴儿安全岛”已接收弃婴106名,远超2013年该机构全年接收的弃婴数85名,形成工作人员不足、床位严重紧张等挑战。相关管理单位不得不从6月12日起,夜间关闭“婴儿安全岛”,并控制开放时间。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