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拒绝“醉酒陪诊”应固化为制度

日前,在深圳市人民医院手显微外科,一名醉酒病人在病房里耍起了酒疯,不仅砸了病房办公桌椅、盆景、书报架,还在混乱中将保安的手掌打成骨折。三名陪同人员醉意熏熏,与患者一同谩骂医护人员。(2月24日《深圳特区报》)

各种数据显示,春节等节日期间,医院收治的醉酒病人明显增多。而陪其就诊的,也大都是与其一起饮酒的朋友。在酒精的作用下,他们极易冲动,发生伤医事件。因其突发,医院对此感到防不胜防、措手不及。

应当说,现在医院安保工作已经越来越严格,更强调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但因酒而生的伤医事件,一再提醒防范措施的优化和完善。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酒后就诊及陪诊者伤医事件频发,严重扰乱了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对医护人员的人身安全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现在,不少地方的公立医院,都设有警务室,旨在强化医院的治安管理,防止医院里盗窃、殴打医生、打架滋事等行为。对于警务进医院,尽管争议不断,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医院设立了警务室。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当下医院的安全环境不容乐观。

病人酒后就诊,只要有清醒者陪诊,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饮酒陪诊和醉酒陪诊。饮酒过量者陪诊,对公共安全构成的威胁,或许不亚于酒驾、醉驾。

还应看到,因为酒后伤医事件多具突然性,整个过程往往只有数分钟甚至更短,即使报了警,民警赶到时,事件后果已经无可挽回。因此,拒绝饮酒陪诊、醉酒陪诊,重在防患于未然,确保安全和谐的医疗环境。可以从这些方面着力:其一,医院民警、保安应立足于对饮酒者早发现,通过劝说等方式,劝退饮酒过量就诊者,并及时通知饮酒就诊者的家属前来陪诊。其二,应将成功的实践固化为制度,像治理酒驾、醉驾一样,治理醉酒病人及陪诊人员扰乱医院正常秩序的行为。其三,对酒后伤医的肇事者,应依法严肃处理。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