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对学术造假也要“反腐”零容忍

近日,记者接获爆料,吉林大学一篇硕士研究生的学位论文陷入疑似大面积抄袭的尴尬之中。被抄袭的则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一篇硕士学位论文。澎湃新闻记者仔细比对后发现,两篇论文大部分文字几乎一模一样。李锐论文除增加了“模式识别理论及其算法实现”这一章之外,其余论文内容与朱笑笑论文内容高度雷同。虽然李锐论文和朱笑笑论文有着超大面积的雷同文字,但两篇硕士学位论文均有《原创性声明》。

高校学术不端行为,再不是什么新闻,而成了家常便饭。看看每年公开的案例,不难发现,既有名牌大学的教授,也有在读的研究生、本科生;既有普通高校的校、院、系领导,也有与学生合谋的学生;既有“几乎一模一样”的抄袭,也有“大面积的雷同”;既有在国内学术期刊上造假的,也有在国外学术期刊上发表造假论文的。

去年8月,全球著名的学术期刊出版集团斯普林格(Springer)宣布撤回旗下10个学术期刊已经发表的64篇论文,这些文章全部出自中国作者;去年3月,英国BMC出版社(BioMed Central)也撤回41篇中国学者的造假论文。这次被撤掉的中国学者的41篇论文,涉及的都是医疗领域高技术的课题,其中涉及38家中国知名医院。于是有人就说,世界上的九成造假论文都出自中国大陆学者之手。

国人的学术造假如此之登峰造极,当然有机制问题,也有道德问题,更重要的还是在惩治这样的学术造假行为时,失之于软、失之于松、失之于宽,同时还缺乏有效的法律制度。当下的学术造假,影响的不只是学术界形象,更影响了国人在国际上的诚信度。

我们在对于学术不端案件时,“校内问题不要社会化”成为普遍处理问题的模式,少有纪律处分的,上升到法律层面的更是鲜见——近年虽然有的学术不端者也有免职、调岗、辞退的,但在我们每年被网络曝光的近100起学术造假案来说,仍然是太少太少。

再反观国外,如美国,对于学术不端行为有《联邦处理学术不端行为的政策》,2014年6月,旅美韩国科学家韩东杓因伪造研究数据、提交不实报告以获得政府资助等联邦项重罪被起诉,最终获刑57个月,罚款720万美元,出狱后还要接受3年的管制。“韩国克隆之父”黄禹锡不但被解除了教授职务,还因欺诈、挪用公款罪以及违反《生命伦理法》等,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缓期两年执行。去年,韩国110所高校的179名教授因涉嫌完全抄袭或姑息抄袭他人著作,受到韩国检方以违反《著作权法》和妨碍工作罪名起诉,这些教授可能被法院处以300万至1000万韩元不等的罚款。

必须看到,学术造假就是学术腐败。很多所谓的学者、教授、学生为了一己之利,为了评职称、为了长工资、为了拿学位、为了获得项目资金、为了谋取职位等等,不惜进行学术造假。西安交通大学原教授李连生等人就通过学术造假和经济数据造假获得了2005年“国家科学进步二等奖”。有人指出,学术腐败不逊于官员腐败。言下之意,对于学术造假,必须像对待官员腐败案件一样,严格惩治才有遏制的可能。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