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党员嫖娼开除党籍只是重申常识

党员嫖娼该怎么处理?今年1月9日,某单位办公室主任刘某(中共党员)因嫖娼被民警查获,除治安处罚外,还被留党察看二年。对此,《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文认为,应开除党籍。文章指出,对党员在2016年1月1日后发生的嫖娼行为,应当适用《党纪处分条例》总则第二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党员2016年开始发生嫖娼行为应给予开除党籍处分”,这是各大门户网站的新闻标题。为何要强调“2016年”?难道之前发生的党员嫖娼行为就不应开除党籍吗?别误读了中纪委文章的本意,党员嫖娼应开除党籍只是重申常识,在这个问题上,党纪处分根本不存在时间上的差异。

早在1988年,中纪委就制定并实施了《对参与嫖娼、卖淫活动的共产党员及有关责任者党纪处分的暂行规定》,其中明文规定:嫖娼、卖淫活动,是一种严重的腐败现象,必须严肃处理,有嫖娼或卖淫行为的应开除党籍。2003年版的《党纪处分条例》也明文规定,党员嫖娼应开除党籍。2016年起实施的新《党纪处分条例》被称为“最严党纪”,但因贯彻纪法分开原则,对国家法律法规已规定的内容,在分则中不再重复,在总则中设定专门条款实现纪法衔接。

显而易见,不管党员嫖娼行为发生在今年后还是之前,都应开除党籍,即“一票否决”,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本案中,作为党员,刘某的嫖娼行为不仅严重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也已丧失了作为党员的基本条件,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无疑应开除党籍。

但现实中,因过去在管党治党方面存在失之于宽、松、软的问题,一部分党员干部并没有认识到嫖娼的严重性,党员嫖娼事件时有发生,一般只要不牵扯腐败问题都会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据报道,原新乡市委书记祝友文,在北京、上海、广州嫖娼,三番五次被抓,每次都由当地公安机关“认领”回去,直到因腐败被查嫖娼丑闻才被牵出。另据报道,2010年,中纪委领导对陈绍基案、王华元案、黄松有案的评价是:“这些落马高官都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嫖娼。”

诚然,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党员也会犯错。但党员干部不能等同于普通人,必须有底线意识,有些错绝不能犯,比如嫖娼就是高压线,任何党员都不能碰,一碰即死。事实上,在政治纯洁性上,西方也不例外,比如在美国,官员嫖妓每次都会在媒体引起轰动,光选民的唾沫星子也能淹死人,轻者政治生命终结,重者或面临犯罪指控。

所以,媒体在报道时不应该强调“2016年”这一时间节点,否则可能导致不必要的误解。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