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首轮重谈:进展有限 分歧显露

孙立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

8月16日至20日,美、加、墨三国在华盛顿举行了首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重新谈判。虽然各方达成一定共识,但存在诸多立场分歧,谈判前景充满不确定性。特朗普政府推行从“多边”转向“双边”、“美国利益第一”的贸易政策绝非易事。

一、

首轮谈判就原则性、方向性的内容达成一定共识。谈判结束后,美、加、墨发表共同声明称,首轮谈判反映出各方致力于达成最终结果的意向,三国同意加快谈判,升级NAFTA有关规则,建立21世纪的贸易标准。在协议的具体概念和表述上,各方也取得积极进展。此外,各方对声明措辞达成妥协。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认为NAFTA需要有“重要的改进”,而非简单的“小修小补”,应该重新谈判。而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则希望升级现有协定,应该“现代化”NAFTA,而不是重谈。最终,各方达成妥协并表示致力于“重谈并现代化”NAFTA。

讨论议题广泛但缺乏实质进展。根据议程,首轮谈判中各方讨论金融服务、数字贸易、原产地原则、中小企业、政府采购、贸易救济等十多项问题。美方积极地提交包括生物制药在内的10-14个章节的谈判草稿。但加、墨态度谨慎、质疑美国背后的真实意图,以需要时间消化理解、还要和国内充分沟通为由,进行战术拖延,避免立刻亮明底牌。可见,三方仍缺乏实质互信,导致首轮谈判成果寥寥。

二、

各方在一些基本立场、具体问题上分歧显露,也为NAFTA后续谈判蒙上阴影。具体而言:

基本立场有“温差”。特朗普政府把重谈NAFTA作为贸易政策最重要的优先事项。美国认为NAFTA导致其经济利益严重受损,把削减贸易赤字作为最主要目标,对重谈寄予厚望。加、墨两国立场相对温和,同意对NAFTA协议内容进行更新,但强调维护自身在原有NAFTA中的既得经济利益,对重新谈判抱有顺其自然态度。

具体问题存分歧。在原产地原则问题上,美方要求执行更严格的原产地原则,提高产品中北美区域的产值含量比例,并设置美国产值含量要求。尤其在汽车及零部件领域,提高“北美区域产值占产品全部产值不低于62.5%”的原有标准。墨西哥认为此举对美国和墨西哥的企业都不利。加拿大对此持开放态度,但反对设置美国产值的含量要求;在争端解决机制问题上,美国有意取消NAFTA第19章条款,以便可以采用贸易救济措施应对他国倾销等行为,但遭到加、墨反对;在生物制药保护问题上,美国希望沿用TPP的12年过渡保护期,但遭到加、墨两国联合抵制和拒绝;在农业问题上,美国希望继续扩大农产品出口,引发墨西哥国内强烈反对。

谈判起点引争议。USTR发表的重谈NAFTA目标中,有许多表述“移植”TPP谈判内容。美国希望以原TPP中加、墨两国已妥协的内容为基础,作为重谈NAFTA的起点。但遭到两国坚决反对,他们坚持以原NAFTA内容为谈判的起点。瓜哈尔多警告称,美国谈判者不应认为加、墨在TPP中的妥协可以理所当然地被应用于NAFTA。如果同意美国做法,就是“立即地”妥协和让步。

三、

三方同意第二轮谈判9月1-5日在墨西哥举行,第三轮谈判9月底在加拿大举行,并力争明年初完成NAFTA重谈。如果要在规定的时间完成谈判,最晚9月底第三轮谈判前各方必须提交所有的谈判章节草稿,以便各国可以在国内进行充分评估和审议。但是,短短1个多月内提交约30章内容的谈判文本草稿,时间过于紧迫和仓促。尤其是,2018年将进入美国的中期选举、墨西哥总统大选。重要政治事件将使各方在贸易谈判中不会轻易让步。加之谈判的内容广泛、敏感议题分歧大,谈判前景不乐观,很可能拖延至2019年的选举年之后。

由此可见,谈判前景充满不确定性,特朗普贸易政策的最优先目标短期内或难以实现。在“通俄门”持续发酵、核心成员相继离职、国内经济政策毫无建树的背景下,重谈NAFTA的步履蹒跚或使特朗普执政更加艰难。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7_17025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