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对称降息作用力应在实体经济

央行宣布,自3月1日起,金融机构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5.35%;1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5%。同时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1.2倍调整为1.3倍,其他各档次存贷款基准利率及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

这次对称降息,是春节之后央行送给中国经济的“大礼包”,虽在民众预料之中,但降息时间之快却有些超乎预期。当然央行降息行动如此之快,确有迫于当下中国经济现实的无奈:一方面,期待通过降息使银行贷款利率能降得多一些,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提升资金利用空间。当前,货币供给增长缓慢。截至2014年12月末,我国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12.2%,比2013年增速降低1.4个百分点,比1986年至2013年21.05%的平均值低8.85个百分点,为连续第四个月增速下滑。因此,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现象并没改观,反而呈加重趋势。另一方面,为了能对冲CPI下行,维持稳健货币政策,引导市场实际利率下行,从而激活国内经济。目前,我国经济增速下行压力较大,1月份外贸数据进一步呈“衰退式顺差”局面,出口下滑显示人民币汇率仍被高估,进口大降则体现出内需低迷日益严重。1月CPI仅同比上涨0.8%,创2009年11月以来5年多新低。PPI则是连续35个月呈现负数增速,中国经济通缩已露端倪。

至于这次对称降息发挥的社会经济作用,专家学者已作了多方分析,笔者不再赘述,但需指出的是,这次对称降息能否作用于实体经济,是个值得关注和研究的大问题,且不少专家学者对此次降息效果持不乐观态度,并担忧降息对实体经济作用有限。从现实看,这种担忧不是没有根据的。首先,目前大量中小微企业本身资金链相当紧张,财务状况并没有根本改观,在贷款中缺乏充分话语权,银行放贷面临风险压力不小,加之经济下行导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反弹,风险偏好明显下降,不少银行存在内部放贷名单,大量中小微企业被排斥在贷款名单之外,企业贷款难问题难以改观,降息难以惠及实体经济。其次,对国企融资影响较小,国企资本来自纳税人,有政府财政兜底,是各银行优质客户;加上金融体系僵化难以向真正需要资金的“好企业”输血,尤其刚性兑付没有打破,造成无风险利率居高不下。银行为确保贷款安全和追逐利润,必然愿意把大量贷款投给国企,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向中小微实体经济放贷兴趣。再次,近年监管部门出台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流动性管理、杠杆率管理、存款偏离度管理等系列监管政策出台,从长远看虽有利于抑制商业银行盲目扩张经营,防范化解经营风险,实现稳健经营,但在短期内提高了商业银行经营成本,削弱了放贷能力,也在客观上抑制了对中小微企业放贷意愿。

众所周知,所有货币信贷和财政政策都是为了刺激经济复苏和发展,社会资金唯有流入实体经济“血管”,才能夯实经济增长基本面,经济止跌企稳回升才有希望,而当下我国实体经济在带动社会就业增长、创业社会利税贡献等方面的作用,不言自明。因此,降息作用力只有在实体经济身上,并通过实体经济显现活力,才能最终抵制通缩形势恶化,让中国经济走低谷。从目前看,应做两方面努力:一是鼓励银行金融机构转变信贷经营指导思想,着眼于社会经济发展大局。不能因为贷款利息降低和存款利率上浮导致净息差下降,而把中小微企业贷款“打入另册”,更不能因为中小微企业经营不确定因素进行信贷“歧视”,甚至为了片面追求利润和规避风险只对国有垄断企业放贷,从而影响降息经济功效的显现。二是央行和监管当局及时理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为商业银行创造良好政策环境,提高商业银行放贷能力和放贷意愿。主要根据当前银行资金运行现状,适当放松商业银行资本管理、流动性管理、杠杆率管理、存款偏离度管理等监管规定,出台更多降低经营成本和经营风险、调动商业银行放贷积极性的政策措施,为银行业金融机构减压,引导降息资金流向实体经济,最终破解当前经济危局。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8_12305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