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胜选,以色列开心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国际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如果真的让以色列在特朗普和希拉里之间做出选择,那么恐怕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对于特朗普的印象恐怕应该更佳。内塔尼亚胡不仅在大选之后第一时间在自己的网络社交账号上表示,祝贺特朗普胜选,而且也在第一时间给特朗普“打电话”,亲自恭贺特朗普的大选胜利。

以色列和美国关系,在奥巴马时代遭到了一定的挫折。尽管美国和以色列军队、情报和外交界的合作仍然在加深,以色列也成功地在不久前争取到了未来十年内美国38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大单,但是美国和以色列领导人之间关系却并不融洽。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总统奥巴马之间就摩擦不断,以至于影响到了两国关系的正常运行。尤其让内塔尼亚胡和以色列右翼不满的是,美国奥巴马政府在“P5+1”框架下与伊朗达成了关于核问题的和解协议,这让以色列坚持强硬对待伊朗的态度转变为了外交上“形单影只”的窘境。

任何一届美国新总统的上台,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带来美国外交政策的转变。事实上,从特朗普及其团队之前的某些讲话中,以色列国内已经有了一些较为乐观的估计,认为未来的美国-以色列关系将会比现在更为“牢靠”,更加符合以色列的利益关切。

首先在巴以问题上,以色列尤其是当前的内塔尼亚胡政府以及右翼团体,不大愿意重开巴以和谈,而是希望通过在“约旦河西岸”地区通过犹太定居点的扩张等一系列实际行动,将约旦河西岸(以色列成为犹地亚和撒玛利亚)逐渐的“以色列化”。而奥巴马政府一直呼吁以色列停止扩建约旦河西岸的定居点,这使得以色列右翼团体和政治力量十分不满。而如果重开巴以和谈,尤其是如果一旦巴勒斯坦建国,那么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定居点势必会面临存在危机。

特朗普的胜选,让以色列右翼大喜过望。日前特朗普团队的核心领导人之一、特朗普的首席法律官杰森•格林布拉特在接受以色列媒体采访时暗示,未来四年,特朗普团队将不会对于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修建犹太定居点施加过多的压力。而有传言指出,格林布拉特将很有可能是下一任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或者是负责白宫-以色列关系的重要幕僚。因此格林布拉特的言论,让以色列右翼大喜过望。以色列右翼政党犹太家园当领导人、以色列教育部长纳夫塔利甚至声称:“巴勒斯坦建国已经不再可能!”

其次,在耶路撒冷最终地位问题上,特朗普也在演讲中多次表示将会促成以色列占领耶路撒冷合法化。长期以来,尽管以色列将耶路撒冷定位国家首都并实际控制耶路撒冷,但是在外交上,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都拒绝承认。因此直到今日,各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还都设立在特拉维夫,而不是耶路撒冷。但是特朗普在演讲中,曾经提到过将会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前往耶路撒冷。特朗普的言论,让以色列国内尤其是右翼团体对于特朗普未来的巴以政策十分期待。

最后,在伊朗核问题上,特朗普也曾经“语出惊人”,表示要撕毁与伊朗签署的核协议。在今年3月份的以色列美国公共事务委员会年会上,特朗普就公开声称,自己如果当选总统,“第一要务就是要撕毁与伊朗的协定”,“与企图制造混乱和主导地区秩序的伊朗做斗争”。所以当特朗普胜选之后,内塔尼亚胡在自己的推特上也表示,以色列对于伊朗核问题十分关切,暗示了以色列希望特朗普能够“信守承诺”,而不是“信口雌黄”。

当然,特朗普的胜选,也许并不意味着以色列将会获得“特朗普红利”。特朗普在诸多演讲中的“美国第一”的主张,尤其是在外交政策表述中相互矛盾的词语,使得人们对于特朗普一旦真正执掌总统权力后将会怎么做,仍然无法达成统一。对于以色列学术层来说,其实对于特朗普胜选还是有着一定的疑虑,但心特朗普“天马行空”的作风会影响中东地区政治,恶化以色列的地区政治环境。

应当指出的是,特朗普的胜选,实际上标志着以色列期待“后奥巴马”时代,美国和以色列关系、尤其是政治领导人之间的关系,能够重新回到“蜜月”时期。以色列之所以在美国大选后紧密的“热捧”特朗普,其实是希望特朗普能够帮助维系以色列在巴以问题和伊朗核问题等敏感问题上的利益关切。从这个角度讲,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和以色列之前关系如何,还要时间给出答案。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8_15395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2016美国大选
  • 2016美国大选
  • 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举行,此次是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100个议席也会进行改选以产生美国第114届国会。选举人团将首先被选出,再由选举人团于2016年12月17日选举产生总统和副总统。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