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的亚洲之行:去日苦多

陶短房 旅加学者

正如美国总统特朗普自己所承认的,他是个不耐烦长途连续旅行的人,更愿意呆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和他在经济、外交、地缘政治和国际政治领域推行的“美国第一”倒是一脉相承),正因如此,当他决定于11月3日出发开始访问亚洲五国,长达12天的时间,接连出访日本、韩国、中国、越南、菲律宾,从而开启25年来美国现任总统为期最长的一次亚洲行程消息公布后,引发了广泛关注。

在这一行程公布之际,特朗普在涉外领域最大的麻烦首推朝核问题,其次则是全球化与“美国第一”间碰撞博弈问题,而这两个问题恰都和此次出访的亚洲国家有关。

朝核问题的关键,是美国缺乏制约朝鲜的有效办法,却又不敢和曾屡屡毁诺戏耍美国前届政府和国际社会的朝鲜当局恢复和谈。特朗普既不敢如某些人所力主的那样,发动“先发制人的有限军事打击”,更不敢默认朝鲜成为“有声有色的核大国”,具有理论上能直接威胁美国领土的打击能力而无所作为,而其他选项,制裁缓不应急且破绽百出,和对方领袖“口水对喷”又徒逞意气,并无实效。此次亚洲之行,朝核问题必然是重中之重——至少要让国内看上去如此。

特朗普出访的重头戏,就是协调各国与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立场。

具体说,在日本,他要和在这一问题上最接近美国立场的安倍内阁进一步协调步伐,让日本成为美国在东北亚武力的落脚点、延伸器,攻可威慑朝鲜半岛,守可成为美国本土的前沿防线;在韩国,他要软硬兼施,巩固“萨德”落地以来在韩获得的军事进展,笼络亲美的韩国保守派和军方,同时极力安抚自由派的文在寅现政府,打消其“美国对朝战略会让韩国首当其冲受害”的顾虑。

经济、贸易和全球化问题则更棘手,不仅头三站,全部五站他都将为此伤透脑筋——且更要命的是,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铁杆盟友”。

众所周知,日本是最热衷推动跨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TPP)的,而上任伊始就废了TPP的特朗普自然成为“挺TPP派”日本政治力量所讨厌的人物,至于“反TPP派”则因为特朗普逼迫日本对美国出口产品、尤其农副产品单边打开国门,同样对他缺乏好感;韩国因为美方强行重启美韩自贸协定谈判、越南作为东南亚最大对美出口国,对TPP被废同样啧有烦言,至于菲律宾,该国14日召开东亚峰会,特朗普却选择在开会前一天结束访问打道回府,这个以出口立国的岛国作何感想,不问可知。

据可靠消息,日本打算和其它几个亚太国家一道,借越南岘港(11月10-11日)APEC峰会之机,推动成立一个“没有美国的TPP”,美国和特朗普作何反应,将是非常令人关注的。

中美分别是全球第二、第一大经济体,彼此间存在许多贸易纠纷,汇率问题、美国对华进出口巨额逆差问题、知识产权保护及彼此的投资“准入”问题等,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热点、焦点。但中美同时又互为最密切贸易伙伴,彼此间共同及关联利益密如蛛网,对此,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心知肚明。

尽管上任前及上任后在中美贸易问题上发过不少“狠话”,但仔细研究便可发现,和此前历任总统比,商人出身特朗普同样存在“雷声大雨点小”、“动口快动手慢”的特点。中美两国间沟通平台、渠道繁多,许多问题、冲突甚至争吵,都会放在核实的渠道上展开,可以想见,特朗普访华这样的场合、平台,在中美贸易问题上不会有太多“令人惊奇之处”——不论正面或反面。

特朗普访华前夕,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了一番“联印制华”的基调讲话,美国军方也在南海搞了几个“小动作”,很显然,现阶段“对华秀肌肉”在美国政坛还是“加分因素”,特朗普大约也会照做不误。

不过对此中方也早有准备,10月31日突然传出的、中韩关系“触底升温”的消息,就从某个方面证明了这一点,且很可能打乱特朗普亚洲行的既定节奏。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亚洲行启动前夕,美国调查“通俄门”的穆勒委员会宣布取得重大进展,前特朗普党内初选竞选主席马纳福特和前外交政策顾问帕帕多普洛斯“自首”,尽管特朗普本人力图淡化问题性质,但此事无疑会给他带来更多压力,并促使他设法在包括亚洲行在内一系列外交事务上取得“大突破”,以转移公众视线,这或许会增大特朗普此行的不确定性。

此外,由于此次行程较长,安排活动很多,特朗普又是个习惯性“不按牌理出牌”的人,是否会在行程中忍不住再秀“推特外交”手段,又会否在推特上甚至公开场合“言多必失”,也是需要拭目以待的。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8_17385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特朗普亚洲五国行
  • 特朗普亚洲五国行
  •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3日至14日将访问日本、韩国、中国、越南和菲律宾。特朗普将于11月8日至10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届时,两国领导人将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与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热门事件标签